3月21日有聲靈修


活水 三月二十一日


 


  在信徒身上永無通不過的難關,信徒在艱難中是有道路的,因為主耶穌從死裡復活,勝過了死亡,死是信徒在這世界上最大的苦難,但死在信徒身上並不是可怕的。死使信徒在世得勝歸回天家;死使信徒離世界與基督同住;死使信徒進到光明榮耀裡享福。既然死是不可怕的,還有甚麼是可怕的呢?那麼為甚麼信徒還懼怕呢?就是因為我們的信心太小,對於神和祂所賜的一切恩典不能真知確信,甚至有時懷疑神:「是否真有神?」這就是信徒在世上失掉力量的最大原因。


 


  大衛一生在神面前有能力,他的力量實在是從神而來,他說:「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祂在我右邊,我便不至搖動。因此我的心歡喜,我的靈快樂;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因為禰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不叫禰的聖者見朽壞。」(詩16:8-10)這詩雖然是預言基督,但也是大衛當時的光景。約瑟受苦作了基督的預表,然而在當時都是實在的光景。


 


  大衛為甚麼不搖動,為甚麼心中歡喜、靈裡快樂、肉身安然呢?他的秘訣:第一,因為他將耶和華常擺在他面前,因信有神同在,在每日的生活中不離開他的神。第二,因為他不怕死,他知道神必不將他的靈魂撇在陰間。我們若是天天看見了那看不見的主,不斷地有神同在,確信神是看顧我們的,患難於我們又何介意呢?主耶穌已經從死裡復活,得勝死亡和陰間。我們也要和大衛一樣在患難中有力量,有平安。讓患難如同生活中偶然過路的客人,訪問了我們以後,我們愉快地和他握別。






活水(二)三月二十一日     


 


       亞伯拉罕拯救他侄兒羅得,打敗了五個王,把所多瑪王和一同被擄的人都救了回來,而且得了許多掠物。所多瑪王回來以後很感激亞伯拉罕,他對亞伯拉罕說,你把人口給我,財物你自己拿去罷。亞伯拉罕說,……我已經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華起誓:凡是你的東西,就是一根線,一根鞋帶,我都不拿,免得你說,我使亞伯拉罕富足。」(14:21-23


 


       亞伯拉罕對所多瑪王有救命之恩,不但救了他一個人,也救了屬他的許多人,又奪回了他的財物。王的財物很多,要把財物送給亞伯拉罕以報救命之恩。但亞伯拉罕一點不收,因為他敬畏天地的主,至高的神,雖然收禮物也合理,但他不要。因為所多瑪王和他國中的人都滿了罪惡,他的財寶也是不義的,所以亞伯拉罕連一根線,一根鞋帶都不沾染。亞伯拉罕在神面前作廉潔的人,凡事要討神的喜悅,得神的歡心。寧可在廉潔中貧窮,也不在不潔中豐富。


 


       亞伯拉罕的信心和義行,神看見了,就在異象中對亞伯拉罕說:亞伯蘭你不要懼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得賞賜你。」(15:1)亞伯拉罕當時只有三百一十八個壯丁,打敗了四個有能力的王。這四王曾殺敗了七個地區的人,又打敗了五個王(創14)。亞伯拉罕心中難免有些懼怕。所以神安慰他說:不要懼怕,我是你的盾牌。神既作亞伯拉罕的盾牌,就沒有仇敵能攻打他。亞伯拉罕信神的話。


 


       第二件事,亞伯拉罕不要所多瑪王的財物,寧願在廉潔中貧窮,神說: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賞賜你。(創15:1)萬有的神少少賞賜就不得了,何況大大賞賜呢?當時神就大大賞賜了他。第一,要使他的子孫多如天上的星;第二,應許將迦南地賜給他為業。這此所多瑪王的財寶要多萬萬倍(創15)。


 


       我們當效法我們信心的父亞伯拉罕,當有他的樣子,在凡事上廉潔,不貪不義之財,神如何賜福給亞伯拉罕也要賜福給我們。我們要得著在基督裡的豐富,且要得著天上的基業,因為亞伯拉罕信神的話,神就以此為他的義。因為我們也和亞伯拉罕一樣信神,也要得著神應許的一切恩惠。我們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礙,免得這職分被人毀謗:反倒在各樣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就如在許多的忍耐、患難、窮乏、困苦、鞭打、監禁,擾亂、勤勞、儆醒、不食、廉潔……,哥林多人哪,我們向你們口是張開的。」(林後6:3-5,11






 活水()  三月二十一日


 


       「婦人焉能忘記他吃奶的嬰孩,不憐恤他所生的兒子,即或有忘記的;我卻不忘記你。」(49:15)這節聖經是指以色列人說的,他們無論如何得罪神;神仍然愛他們,要領他們歸回所應許之地,他們雖然殺了神的兒子,又逼迫屬基督的人,神仍然愛他們,不把他們滅絕淨盡。


       我們也都知道浪子的父親如何愛浪子,不紀念浪子的罪,而且看他是死而復活,失而復得的愛子;不把他當作雇工,仍把他當兒子,而且更覺親愛。神用父母的愛來比喻神自己的愛,在世界上再沒有比父母的愛更深厚更廣大的了。孩子病的時候,母親流著眼淚伺候他,父母的愛雖然好,仍是人的愛,雖然神用父母的愛來比喻祂的大愛,但父母的愛遠不能比神的愛。首先,父母不是永存的,是有時間性的,我們神的愛是永遠的;父母愛兒女不能愛到底;基督愛世間屬自己的人卻是愛他們到底,無法能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的長闊高深,雖有十字架能說明基督一部分的愛,神捨了祂的獨生子是彰顯神的愛的開端。要明白神的愛,必須到與主面對面的時候,必須等祂再來接我們到榮耀中的時候,才能完全明白神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


 


       主耶穌如今雖然回到天上去,祂仍然天天在神的右邊為我們禱告,祂雖然升了天,祂的靈仍然住在我們裏面,祂不撇下我們為孤兒,祂沒有到天上,去先享福,祂仍然和我們同受苦難,並且為我們預備地方去。祂說: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裏去;我在那裏,叫你們也在那裏。」(14:3)主賜給我們永遠的生命,祂活著也叫我們和祂一同活著。祂在那裏也叫我們和祂一同在那裏。祂在榮耀裏也叫我們和祂一同在榮耀裏。






 喜樂的心 三月二十一日


 


  照著你們的信給你們成全了吧。」(太9:29「禱告透切」的意思就是禱告到完全的信心裡去;禱告到還在禱告的時候就已經有了一種把握:覺得我們的禱告已蒙垂聽,已蒙悅納了,禱告到事情還沒有實現之先,已經得著了所求的。 讓我們記得,世上任何環境都不能攔阻神的話應驗,所以讓我們堅信祂的話沒有改變的可能,雖然世界一直在改變。神要我們單信祂的話,不用別的證實,或憑據,然後祂要照著我們的信給我們成全。安德生(SirR.Anderson)「神說事就這樣成了」(創1:9






靜夜亮光 三月二十一日


  你能系住昂星的結麼,能解開參星的帶麼?(約伯記38:31        倘若我們企圖鼓吹自己的能力,自然界的壯麗立即會顯出我們是何等的渺小。在熠熠閃爍的眾星中,我們不能使最小的一顆移動。明亮的晨光中,我們也不能熄滅其中任何一線光輝。我們談論能力,天體不禁因輕蔑而嘲笑我們。當昂星,那壯觀的一束星團在春天出現時,我們不能抑制它的輝煌。當參星高懸天際,嚴冬已臨,我們不能鬆開冰封之帶。四季依照上帝的定規運轉,無人能變更其時序。主啊,「人算甚麼,禰竟顧念他?」(詩8:4)。在 靈界和自然界裡,人的能力實在有限。人盡其巧藝和預謀,無法停止保惠師賜生命的能力。當祂降臨於一教會並使之復興時,最強勁的敵人也無法抵擋其善工。他們可能發出譏誚,但是無法抑制這能力,如同當昂星高照時,他們不能抵擋春天來臨一樣。上帝定意的事必然成就。唯獨上帝能從人或教會中除去屬靈死亡之冬。祂能做到,那是何等的祝福!主啊,求禰結束我的冬天,開始我的春天!我無能將我的靈從死亡與陰霾中提升,但是在禰凡事都能。我需要從天而來的力量、禰大愛的照亮、禰恩典的光芒和禰面容的榮光。這是我的昂星。我在罪惡和試探中已經受夠了苦,那是我的寒冬,是我的可怕參星。主啊,求禰在我身上行奇妙之工,為我行奇妙之工!






荒漠甘泉 樂侶  三月二十一日 


照我本相


 


  「照著你們的信給你們成全了吧。」(太9:29)『禱告透切』的意思就是禱告到完全的信心裡去;禱告到還在禱告的時候就已經有了一種把握:覺得我們的禱告已蒙垂聽,已蒙悅納了;禱告到事情還沒有實現之先,已經得著了所求的。讓我們記得世上任何環境都不能攔阻神的話應驗,所以讓我們堅信祂的話沒有改變的可能,雖然世界一直在改變。神要我們單信他的話,不用別的證實或憑據,然後祂要照著我們信給我們成全。-安德生(Sir R. Anderson) 神說事就這樣成了


(創1:9


                                                          


 


照我本相


Just As I Am, Without One Plea


 


照我本相,無善可陳,惟禰流血替我受懲,


並且召我就禰得生,救主耶穌,我來,我來!


 


照我本相,來到主前,我無能力自洗罪愆;


惟靠救主寶血洗淨,救主耶穌,我來,我來!


 


照我本相,禰肯收留,賜我生命赦我愆尤,


禰既應許必定成就,救主耶穌,我來,我來!


 


照我本相,蒙主大愛,除我一切罪孽障礙;


今願歸主永遠屬主,救主耶穌,我來,我來!


 


  這首被譽為「世上爭取靈魂最偉大的聖詩」,作者是英國女詩人伊洛蒂(Charlotte Elliott, 1789–1871)。 伊洛蒂出身在牧師世家,她的父親,兩個叔叔及兩個哥哥都是牧師;她外祖父也是牧師,且是當時宗教醒覺運動的領袖。 伊洛蒂雖自幼就認識神,但熱衷世俗;她優雅的風度,敏銳機智的談吐,成為社交場上的名媛,但靈命則每況愈下。


 


  伊洛蒂在三十二歲時得重病,自此終生癱瘓在床。她在病床上感到世事無常,虛榮繁華似過眼雲煙,瞬息即逝,而她對救恩又認識得不夠清楚,因此內心十分痛苦,時常埋怨神。1822年,她在父親日內瓦的家中,遇到瑞士名佈道家馬倫(Cesar Malan),在一段激烈的辯論後,伊洛蒂說:「我不知怎樣才可來到主前。」馬倫對她說:「就照你現在這樣即可。」這句話使她茅塞頓開,她即刻接受主,定該日為她屬靈的生日。 伊洛蒂就此決志從事宗教與慈善工作,雖然她身體殘廢,但神照樣可以用她。 她一共寫了一百五十首聖詩。 這首聖詩是由白德瑞(William B. Bradbury, 見一月六日)譜曲。


 


  1834年,有一天,她家人為幫助貧窮的傳道人子女,籌款建校,舉行義賣會,全家出動,她一人在家,覺得自己臥病在床,毫無貢獻,倍感不安。在靜寂中,她想到神的大愛,自己的重生,於是她寫下了這首詩。全詩原有七節,她交出版社發表,作為義賣捐款;出人意外,遐邇爭購。以後這首詩又在籌建教堂時義賣,獲得不少捐款。多年後,伊洛蒂在醫生診所看病時,醫生給了她一張傳單安慰她,上面居然是這首詩,原來,熱心的基督徒把它印成傳單分發。


 


  筆者也是「世傳」的基督徒,雖自幼蒙恩認識主,但真正的得救和重生必須親身經歷和體驗。 宗教不是我們的裝飾品,信仰與生活要協調一致,否則很容易成為他人信主的絆腳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