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7日有声灵修

一月十七日 活水

世上一切救人的宗教,都是叫人在罪恶的环境中努力挣扎,就是古时以色列民,也是在律法之下努力。他们都如同在污泥中要保守清洁;在牢狱中要想自由;在大海中要想登岸。结果愈挣扎,良心愈觉有罪,自己心中愈痛苦;愈逃跑,锁链愈沉重,被看守的愈严密;愈想从海中上来,身体愈下沉,自己的力量愈衰微。得救要靠自己的力量是万万不能的。因为有一位壮士(魔鬼)看守着人类,无一人能逃脱它的控制。但神在人的力量之外预备了救恩,祂能救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祂爱子的国里。不是将来才救我们,现在就要救我们。不是将来才迁入,现在就迁入。

如今有许多信徒在行为上仍是走了自己努力与罪恶争战的道路,整天叹息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可怜的人哪!主已经救你脱离了罪,为何自己又回去与罪恶争战呢?只要把我们的思念迁到主里面,思念上面的事,爱神,不注重地上的事,很自然地就脱离了一切的罪污,而住在圣洁光明中了。孟母要教育自己的儿子,三次迁居,成为中国古代的贤母。在好的环境中,不用压迫、管理、禁止、责打,小孩子很自然地能学习到好的作风。光明之子还不如一个妇女有智慧吗?“祂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祂爱子的国里;我们在爱子里得蒙救赎,罪过得以赦免。”(西1:13-14


一月十七日 活水二

但主耶稣现在成了万王之王,也当然作犹太人的王。虽然犹太人杀了祂,但祂又复活了。还要再来作犹太人的王。因为这是神应许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大卫的恩言,必然成全,不能落空。先知耶利米说:耶和华如此说,你们若能废弃我所立白日黑夜的约,使白日黑夜不按时轮转,就能废弃我与我仆人大卫所立的约(33:20-21)基督不但作犹太人的王:也要作全世界的王。

约翰在异象中看见神手中封著的书卷,他就大哭。天上二十四位长老中有一位对他说,不要哭;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已得胜,所以能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5:5)基督是犹大支派的狮子,大卫的根。为什么基督要从犹大支派出来,不从雅各的长子流便出来?因为犹大有基督的心,他为便雅悯作保显明他胜过了其余的弟兄。犹大青年时也是没有怜悯的心,提议卖约瑟的就是他。当约瑟被卖的时候,心里愁苦,哀求他的弟兄。犹大塞耳不听,闭眼不看,把自己的弟兄卖了为奴。后来他悔改了。当他和弟兄们下埃及籴粮的时候,显明了他肯为弟兄舍命。犹大对父亲说:你打发童子与我同去,我们就起身下去,好叫我们和你,并我们的妇人孩子,都得存活,不至于死。我为他作保,你可以从我手中追讨,我若不带他回来交在你面前,我情愿永远担罪(43:8-9)后来犹大和众弟兄以及小兄弟便雅悯到埃及去籴粮,果然出了问题。约瑟说他们是奸细,而且又从便雅悯的口袋中搜出酒杯来,约瑟要扣留便雅悯一人,叫其余的弟兄回去。这时犹大对约瑟述说了事情的经过以后,又说:现在求你容仆人住下,替这童子作我主的奴仆,叫童子和他哥哥们一同上去。若童子不和我同去,我怎能上去见我父亲呢,恐怕我看见灾祸临到我父亲身上(44:33-34)

既然约瑟说他们是奸细,又说偷了他的杯,对他们最轻的处罚是要他们作奴仆,甚至处死。就在这情况下,犹大为小兄弟便雅悯作保,要代替他为奴甚至舍命。犹大不顾自己还有两个儿子需要照顾,一心想念著父亲和小兄弟,他爱父亲的心和爱弟兄的心至此真是仁至义尽。他的爱心感动了约瑟,也感动了众弟兄和父亲。神看见了犹大的义,可以承受神应许亚伯拉罕的福,君王要从你而出。”所以雅各在离世的时候被圣灵感动,为犹大祝福说:“圭必不离犹大,杖必不离他两脚之间,直等细罗来到(细罗就是赐平安者),万民都必归顺(49:10)

所以犹大国历代的君王都是犹大的子孙,大卫的后裔,直到以色列人所仰望的大君王主基督,弥赛亚,也是从犹大支派中出来的。基督虽然是神的儿子,作为人子却作了犹大的狮子。所以在天上众圣者颂扬基督的时候,仍然说:犹大支派中的狮子。”犹大肯为弟兄舍命,有了基督的心为心。


一月十七日 活水三

信徒在地上成长多半是藉着患难,没有患难的催逼,信徒就睡着了,教会也是如此,没有患难的教会就不死不活,不冷不热。说他们死了吧,他们还有点气息,说他们冷了吧,他们还有点热气,为什么他们是不死不活、不冷不热?这固然有他们本身的原因,但外面的诱惑和肉体的富足,使他们不死不活、不冷不热像撒狄的教会,像老底嘉的教会。惟有患难能使他们苏醒。

福音得以广传,逼迫患难起了促进作用,在平安的日子里,劝人信主耶稣很不容易,他们有地上的福气,人财两旺,他们并不想将来的事,永生的事,只想地上的事,惟有在患难中的人和贫穷人才寻找主。在过去的年日中,以为教会被封闭,不能自由传福音,信主的人就越住越少了,不但逼迫的人是如此想的,连信徒也这样想。那知事情正是相反,神的事不能以人的意志来转移。

主耶稣说,在祂来之先,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証。(24:14)

在大逼迫患难中,信徒没有被吓到,除了伪信的以外,真信的都坚守自己所信之道,不仅如此,更有许多许多的人也信了基督,这不仅是信徒宣传的结果;而是神自己的工作。神在患难之日,恢复了使徒时代的见証。传道人虽然比不了使徒的能力,但却有使徒时代的光景。神用神蹟奇事显明自己的大能,使不治之症因祷告得了医治,许多被鬼附的人,鬼离开了人身,,这些经历和看见神大能的人不能不信基督是神的儿子,是活神。

主耶稣在世上的时候,用神蹟奇事显明祂是神的儿子,使徒时代也用神蹟奇事証实所传的道。今日也是如此,神仍以神蹟証明祂的真实,使许多人相信,他们的信心也是神所赐的。在传福音的时候,神总是用神蹟証实所传的道。主耶稣对门徒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蹟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16:1-18)门徒出去,到处宣傅福音,主就和他们同工,用神蹟随着,証实所传的道。阿们。(16:20)


一月十七日 喜乐的心

我们行事为人是凭著信心,不是凭着眼见”(林后五7

原谅我在此以如此浅显的方式,说明神如何説明我们从靠感觉而活的光景中超脱出来,而引导我们进入靠信心而活的境界。当你初次遇见救主时,你真是喜不自胜。每一样事物看起来都是如此美妙,如此新鲜!但这种感觉会过去,然后你的感想又如何呢?只因为你不再像初信之时那么喜乐,你就在属灵上失落了吗?

 

当然不!这种想法是严重地误解了基督徒的经验。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也许较容易明了。譬如我丢了一只手表,在我失而复得的那一刻,我会很高兴。但过了四、五天之后,我就不再那么兴奋了。再过几个月,那股喜悦之情几乎完全消散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的手表并没有再度遗失啊!我所失落的,只是失而复得时那种雀跃的感觉罢了。这就是基督徒的生活。


一月十七日 静夜亮光

经文:一日太阳平西,大卫从床上起来,在王宫的平顶上游行。”(撒下112

在那时刻,大卫看到了拔示巴。试探总是寻找机会来抓住我们。无论在家或在外,我们常处于遇见罪恶诱惑的危险中。早晨始于危险,黄昏的黑阴仍使我们处于危险中。

蒙上帝保守的人有平安,但是那些投入世界中的人,即使只在自己家中行走却不戒备的仍是有祸的。自以为完全的人较其他人更容易暴露在危险中。大卫应该在前线为上帝争战,却流连于耶路撒冷,贪恋奢华中的安歇,直至太平西才起床。慵懒和奢华是魔鬼的走狗,它们为牠提供许多掠食之物件。

啊,但愿耶稣约束的爱保守我们勤奋工作!当我看到以色列的王在傍晚才怠惰地离开他的寝塌,即立刻堕入了试探,我心立即儆醒。我要提醒自己儆醒把守门户。国王上了屋顶,是否是为了安息和祈祷?若是,我们应当何等小心,知道不论多么隐密,没有一处是远离罪恶的圣所!我们的心如同点着的火,充满火花。我们必须随时努力避免烈火燃起。撒但可以爬上屋顶,也能进入内室。即使能拒绝邪恶的恶魔于门外,自己的腐败也足以摧毁我们,除非是上帝的恩典制止我们。要谨防黄昏的试探。太阳下山了,罪恶升起了。我们需要一位元夜间的守望者,如同白天需要一位元保守者一样。赐福的圣灵阿,求祢今晚保守我们脱离各种罪恶!


一月十七日 荒漠甘源乐侣

主活着

永活神的仆人但以理阿,你所常事奉的神,能救你……(6:20,直译)

虽然这节圣经我们曾读了多次,可是我们常把它忽略过去。我们知道经上记着神是活的神;然而在我们日常的生活中,我们最会忘记的,乃是神是活的神;因为祂是活的神,祂在三四千年以前怎样,现在还是怎样;祂以前是全能的,现在还是;以前有慈爱怜悯,如今对于那些爱祂、事奉祂的人仍有;祂是不改变的。所以我们该完全信靠祂,在我们最黑暗的时候,仍不失去这个事实-祂仍是、永是活的神!如果你与神同行,仰望祂给你随时的帮助,永活的神保险不会误你的事。一个主内年长的弟兄,认识活的神已经四十四年了,他作见证告诉我说:神从来没有耽误过我。在极大的艰难、极重的试炼、极深的穷困和需要中,神从来没有误过我的事;因为我靠着祂的恩典能信祂,祂总随时给我帮助。我乐意述说祂的名。

--莫勒(Geo. Mueller

马丁路得有一次觉得他前途中危机四伏,因此他心中充满了忧愁和恐惧;这时他自己知道必须抓住上面来的力量,才能过去;他独自枯坐着,用他的手指在桌面上画这几个字:‘祂是永活的!’他喜乐了,他恢复了。‘祂是永活的’,也是我们的力量和盼望。今天世上的伟人、领袖、科学家、哲学家等等,只能发光一时,不久完了。人都会过去;祂是永存的。人是点着的灯,所以迟早会熄的;惟有祂是真光,众光之源,永远常存的。--马克拉伦(Alexander Maclaren

崔伦保(C. G. Trumbull)说:‘有一天,我去见灵命顶深的亚当博士(Dr. John Douglas Adam)他告诉我他以为灵命中最宝贵的一份,就是灵中不断的感觉主的确实同在。没有一样东西比感觉主的确实同在更能坚固他;这是实在的,并不是一种情感、幻想,或者心理作用。‘而且基督是他思想的家。无论什么时候,他的思想在别的事情上释放了,就回到基督那里去;他在一个人的时候,会出声与基督谈话,不管在街上或在别处,顶自然地如同和一个朋友谈话一般。主的同在对他顶实在的。’--选

 

主活着

HeLives

我事奉一复活主,祂今在世活着;

我知道祂确活着,不管人怎么说;

我见祂手施怜悯,我闻祂安慰声,

每次当我需求祂,总必答应。

在我所处环境中,主爱常在我旁;

虽然有时心烦恼,但却不会绝望,

我知救主引领我,冲破狂风怒潮,

不日我主必再来,大显荣耀。

 

欢乐!欢乐!众圣徒都当扬声歌唱,

当歌唱哈利路亚,永归基督君王,

祂是寻者的盼望,又是求者力量,

无一人像祂可爱,仁慈善良。

(副歌)

主活!主活!救主今日活着!

祂与我谈,祂伴我走,生命窄路同过;

主活!主活!赐人得救宏恩;

你问我怎知祂活着,因祂活在我心。

 

在我们遭遇困难时,常忘了我们信靠的是永活的神,且祂从不误事。当我们一筹莫展时,祗要想到主活着,万事皆可因祂迎刃而解。“主活着”的词曲都是艾克理所作。艾克理(Alfred Henry Ackley, 1887-1960)生在美国宾州,自幼随他父亲学习音乐,以后又在纽约和伦敦从名师学习声学及作曲,除了演奏钢琴,他也是享有盛名的大提琴家。他一面演奏,一面攻读神学。1914年受长老会按牧,先后在宾州和加州长老会牧会。

1933年艾克理在主领数日布道会后,有一个年轻的犹太学生连续来了数晚,有一晚他问牧师说:“为什么我要敬拜一个已死的犹太人?”艾克理随即回答:“我信奉的不是一名死去的犹太人,而是一位永远活着的耶稣。他比以前更真实,在我和千千万万人的生活经历中,我们有数不尽的见证。”他继续为他读圣经中数段复活的信息。最后心中涌出了音符,他就走到琴旁坐下,一面弹,一面唱:

主活!主活!救主今日活着!祂与我谈,祂伴我走,生命窄路同过;

主活!主活!赐人得救宏恩;你问我怎知祂活着,因祂活在我心。

这个年轻人终于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并生命的主,随后艾克理就写下了这首感人的圣诗。

艾克理在牧会之余,写了一千余首圣诗。其兄艾本敦(Bentley D. Ackley),是钢琴演奏家,早年在他父亲的十四人乐队巡回演奏。除钢琴、风琴外,精通各种乐器,也写作圣诗。他因他谙速记,曾为名布道家孙迪(Billy Sunday)私人秘书,其后致力主日学运动。他们兄弟两人合作为出版公司合编了许多圣诗及福音诗歌。许多教会在复活节时,颂唱这首圣诗。其实祗要我们心中尊耶稣基督为主,每一日,主都可以活在我们心中,而我们也可以借着主的同在,在生活中见证祂。

 

中英文圣诗集参考

英文歌名        He Lives

颂主新歌   325

颂主新歌(中英) 328

教会圣诗   214

生命圣诗   413

新圣诗    300

欢欣赞美   368

圣徒诗集   115

圣诗     307

赞美     90

世纪赞颂   205

颂主圣诗   365

赞美诗(新编)  281

青年圣歌I   19

校园诗歌I   60

 

注:“欢欣赞美”诗集为英文版,原名是 Celebration
Hymnal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