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7日有聲靈修

一月十七日 活水

世上一切救人的宗教,都是叫人在罪惡的環境中努力掙扎,就是古時以色列民,也是在律法之下努力。他們都如同在污泥中要保守清潔;在牢獄中要想自由;在大海中要想登岸。結果愈掙扎,良心愈覺有罪,自己心中愈痛苦;愈逃跑,鎖鏈愈沉重,被看守的愈嚴密;愈想從海中上來,身體愈下沉,自己的力量愈衰微。得救要靠自己的力量是萬萬不能的。因為有一位壯士(魔鬼)看守著人類,無一人能逃脫它的控制。但神在人的力量之外預備了救恩,祂能救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祂愛子的國裡。不是將來才救我們,現在就要救我們。不是將來才遷入,現在就遷入。

如今有許多信徒在行為上仍是走了自己努力與罪惡爭戰的道路,整天歎息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可憐的人哪!主已經救你脫離了罪,為何自己又回去與罪惡爭戰呢?衹要把我們的思念遷到主裡面,思念上面的事,愛神,不注重地上的事,很自然地就脫離了一切的罪汙,而住在聖潔光明中了。孟母要教育自己的兒子,三次遷居,成為中國古代的賢母。在好的環境中,不用壓迫、管理、禁止、責打,小孩子很自然地能學習到好的作風。光明之子還不如一個婦女有智慧嗎?「祂救了我們『脫離』黑暗的權勢,把我們『遷』到祂愛子的國裡;我們在愛子裡得蒙救贖,罪過得以赦免。」(西1:13-14


一月十七日 活水二

但主耶穌現在成了萬王之王,也當然作猶太人的王。雖然猶太人殺了祂,但祂又復活了。還要再來作猶太人的王。因為這是神應許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和大衛的恩言,必然成全,不能落空。先知耶利米說: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若能廢棄我所立白日黑夜的約,使白日黑夜不按時輪轉,就能廢棄我與我僕人大衛所立的約(33:20-21)基督不但作猶太人的王:也要作全世界的王。

約翰在異象中看見神手中封著的書卷,他就大哭。天上二十四位長老中有一位對他說,不要哭;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已得勝,所以能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5:5)基督是猶大支派的獅子,大衛的根。為什麼基督要從猶大支派出來,不從雅各的長子流便出來?因為猶大有基督的心,他為便雅憫作保顯明他勝過了其餘的弟兄。猶大青年時也是沒有憐憫的心,提議賣約瑟的就是他。當約瑟被賣的時候,心裡愁苦,哀求他的弟兄。猶大塞耳不聽,閉眼不看,把自己的弟兄賣了為奴。後來他悔改了。當他和弟兄們下埃及糴糧的時候,顯明了他肯為弟兄捨命。猶大對父親說:你打發童子與我同去,我們就起身下去,好叫我們和你,並我們的婦人孩子,都得存活,不至於死。我為他作保,你可以從我手中追討,我若不帶他回來交在你面前,我情願永遠擔罪(43:8-9)後來猶大和眾弟兄以及小兄弟便雅憫到埃及去糴糧,果然出了問題。約瑟說他們是奸細,而且又從便雅憫的口袋中搜出酒杯來,約瑟要扣留便雅憫一人,叫其餘的弟兄回去。這時猶大對約瑟述說了事情的經過以後,又說:現在求你容僕人住下,替這童子作我主的奴僕,叫童子和他哥哥們一同上去。若童子不和我同去,我怎能上去見我父親呢,恐怕我看見災禍臨到我父親身上(44:33-34)

既然約瑟說他們是奸細,又說偷了他的杯,對他們最輕的處罰是要他們作奴僕,甚至處死。就在這情況下,猶大為小兄弟便雅憫作保,要代替他為奴甚至捨命。猶大不顧自己還有兩個兒子需要照顧,一心想念著父親和小兄弟,他愛父親的心和愛弟兄的心至此真是仁至義盡。他的愛心感動了約瑟,也感動了眾弟兄和父親。神看見了猶大的義,可以承受神應許亞伯拉罕的福,君王要從你而出。」所以雅各在離世的時候被聖靈感動,為猶大祝福說:「圭必不離猶大,杖必不離他兩腳之間,直等細羅來到(細羅就是賜平安者),萬民都必歸順(49:10)

所以猶大國歷代的君王都是猶大的子孫,大衛的後裔,直到以色列人所仰望的大君王主基督,彌賽亞,也是從猶大支派中出來的。基督雖然是神的兒子,作為人子卻作了猶大的獅子。所以在天上眾聖者頌揚基督的時候,仍然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猶大肯為弟兄捨命,有了基督的心為心。


一月十七日 活水三

信徒在地上成長多半是藉着患難,沒有患難的催逼,信徒就睡着了,教會也是如此,沒有患難的教會就不死不活,不冷不熱。說他們死了吧,他們還有點氣息,說他們冷了吧,他們還有點熱氣,為什麼他們是不死不活、不冷不熱?這固然有他們本身的原因,但外面的誘惑和肉體的富足,使他們不死不活、不冷不熱像撒狄的教會,像老底嘉的教會。惟有患難能使他們甦醒。

福音得以廣傳,逼迫患難起了促進作用,在平安的日子裏,勸人信主耶穌很不容易,他們有地上的福氣,人財兩旺,他們並不想將來的事,永生的事,只想地上的事,惟有在患難中的人和貧窮人才尋找主。在過去的年日中,以為教會被封閉,不能自由傳福音,信主的人就越住越少了,不但逼迫的人是如此想的,連信徒也這樣想。那知事情正是相反,神的事不能以人的意志來轉移。

主耶穌說,在祂來之先,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証。(24:14)

在大逼迫患難中,信徒沒有被嚇到,除了偽信的以外,真信的都堅守自己所信之道,不僅如此,更有許多許多的人也信了基督,這不僅是信徒宣傳的結果;而是神自己的工作。神在患難之日,恢復了使徒時代的見証。傳道人雖然比不了使徒的能力,但却有使徒時代的光景。神用神蹟奇事顯明自己的大能,使不治之症因禱告得了醫治,許多被鬼附的人,鬼離開了人身,,這些經歷和看見神大能的人不能不信基督是神的兒子,是活神。

主耶穌在世上的時候,用神蹟奇事顯明祂是神的兒子,使徒時代也用神蹟奇事証實所傳的道。今日也是如此,神仍以神蹟証明祂的真實,使許多人相信,他們的信心也是神所賜的。在傳福音的時候,神總是用神蹟証實所傳的道。主耶穌對門徒說: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蹟隨着他們;就是奉我的名趕鬼;說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麼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16:1-18)門徒出去,到處宣傅福音,主就和他們同工,用神蹟隨着,証實所傳的道。阿們。(16:20)


一月十七日 喜樂的心

我們行事為人是憑著信心,不是憑著眼見」(林後五7

原諒我在此以如此淺顯的方式,說明神如何説明我們從靠感覺而活的光景中超脫出來,而引導我們進入靠信心而活的境界。當你初次遇見救主時,你真是喜不自勝。每一樣事物看起來都是如此美妙,如此新鮮!但這種感覺會過去,然後你的感想又如何呢?只因為你不再像初信之時那麼喜樂,你就在屬靈上失落了嗎?

 

當然不!這種想法是嚴重地誤解了基督徒的經驗。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說,也許較容易明瞭。譬如我丟了一隻手錶,在我失而復得的那一刻,我會很高興。但過了四、五天之後,我就不再那麼興奮了。再過幾個月,那股喜悅之情幾乎完全消散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我的手錶並沒有再度遺失啊!我所失落的,只是失而復得時那種雀躍的感覺罷了。這就是基督徒的生活。


一月十七日 靜夜亮光

經文:一日太陽平西,大衛從床上起來,在王宮的平頂上遊行。」(撒下112

在那時刻,大衛看到了拔示巴。試探總是尋找機會來抓住我們。無論在家或在外,我們常處於遇見罪惡誘惑的危險中。早晨始於危險,黃昏的黑陰仍使我們處於危險中。

蒙上帝保守的人有平安,但是那些投入世界中的人,即使只在自己家中行走卻不戒備的仍是有禍的。自以為完全的人較其他人更容易暴露在危險中。大衛應該在前線為上帝爭戰,卻流連於耶路撒冷,貪戀奢華中的安歇,直至太平西才起床。慵懶和奢華是魔鬼的走狗,它們為牠提供許多掠食之物件。

啊,但願耶穌約束的愛保守我們勤奮工作!當我看到以色列的王在傍晚才怠惰地離開他的寢塌,即立刻墮入了試探,我心立即儆醒。我要提醒自己儆醒把守門戶。國王上了屋頂,是否是為了安息和祈禱?若是,我們應當何等小心,知道不論多麼隱密,沒有一處是遠離罪惡的聖所!我們的心如同點著的火,充滿火花。我們必須隨時努力避免烈火燃起。撒但可以爬上屋頂,也能進入內室。即使能拒絕邪惡的惡魔于門外,自己的腐敗也足以摧毀我們,除非是上帝的恩典制止我們。要謹防黃昏的試探。太陽下山了,罪惡升起了。我們需要一位元夜間的守望者,如同白天需要一位元保守者一樣。賜福的聖靈阿,求禰今晚保守我們脫離各種罪惡!


一月十七日 荒漠甘源樂侶

主活著

永活神的僕人但以理阿,你所常事奉的神,能救你……(6:20,直譯)

雖然這節聖經我們曾讀了多次,可是我們常把它忽略過去。我們知道經上記著神是活的神;然而在我們日常的生活中,我們最會忘記的,乃是神是活的神;因為祂是活的神,祂在三四千年以前怎樣,現在還是怎樣;祂以前是全能的,現在還是;以前有慈愛憐憫,如今對於那些愛祂、事奉祂的人仍有;祂是不改變的。所以我們該完全信靠祂,在我們最黑暗的時候,仍不失去這個事實-祂仍是、永是活的神!如果你與神同行,仰望祂給你隨時的幫助,永活的神保險不會誤你的事。一個主內年長的弟兄,認識活的神已經四十四年了,他作見證告訴我說:神從來沒有耽誤過我。在極大的艱難、極重的試煉、極深的窮困和需要中,神從來沒有誤過我的事;因為我靠著祂的恩典能信祂,祂總隨時給我幫助。我樂意述說祂的名。

--莫勒(Geo. Mueller

馬丁路得有一次覺得他前途中危機四伏,因此他心中充滿了憂愁和恐懼;這時他自己知道必須抓住上面來的力量,纔能過去;他獨自枯坐著,用他的手指在桌面上畫這幾個字:『祂是永活的!』他喜樂了,他恢復了。『祂是永活的』,也是我們的力量和盼望。今天世上的偉人、領袖、科學家、哲學家等等,只能發光一時,不久完了。人都會過去;祂是永存的。人是點著的燈,所以遲早會熄的;惟有祂是真光,眾光之源,永遠常存的。--馬克拉倫(Alexander Maclaren

崔倫保(C. G. Trumbull)說:『有一天,我去見靈命頂深的亞當博士(Dr. John Douglas Adam)他告訴我他以為靈命中最寶貴的一份,就是靈中不斷的感覺主的確實同在。沒有一樣東西比感覺主的確實同在更能堅固他;這是實在的,並不是一種情感、幻想,或者心理作用。『而且基督是他思想的家。無論甚麼時候,他的思想在別的事情上釋放了,就回到基督那裡去;他在一個人的時候,會出聲與基督談話,不管在街上或在別處,頂自然地如同和一個朋友談話一般。主的同在對他頂實在的。』--選

 

主活著

HeLives

我事奉一復活主,祂今在世活著;

我知道祂確活著,不管人怎麼說;

我見祂手施憐憫,我聞祂安慰聲,

每次當我需求祂,總必答應。

在我所處環境中,主愛常在我旁;

雖然有時心煩惱,但卻不會絕望,

我知救主引領我,衝破狂風怒潮,

不日我主必再來,大顯榮耀。

 

歡樂!歡樂!眾聖徒都當揚聲歌唱,

當歌唱哈利路亞,永歸基督君王,

祂是尋者的盼望,又是求者力量,

無一人像祂可愛,仁慈善良。

(副歌)

主活!主活!救主今日活著!

祂與我談,祂伴我走,生命窄路同過;

主活!主活!賜人得救宏恩;

你問我怎知祂活著,因祂活在我心。

 

在我們遭遇困難時,常忘了我們信靠的是永活的神,且祂從不誤事。當我們一籌莫展時,祗要想到主活著,萬事皆可因祂迎刃而解。「主活著」的詞曲都是艾克理所作。艾克理(Alfred Henry Ackley, 1887-1960)生在美國賓州,自幼隨他父親學習音樂,以後又在紐約和倫敦從名師學習聲學及作曲,除了演奏鋼琴,他也是享有盛名的大提琴家。他一面演奏,一面攻讀神學。1914年受長老會按牧,先後在賓州和加州長老會牧會。

1933年艾克理在主領數日佈道會後,有一個年輕的猶太學生連續來了數晚,有一晚他問牧師說:「為甚麼我要敬拜一個已死的猶太人?」艾克理隨即回答:「我信奉的不是一名死去的猶太人,而是一位永遠活著的耶穌。他比以前更真實,在我和千千萬萬人的生活經歷中,我們有數不盡的見證。」他繼續為他讀聖經中數段復活的信息。最後心中湧出了音符,他就走到琴旁坐下,一面彈,一面唱:

主活!主活!救主今日活著!祂與我談,祂伴我走,生命窄路同過;

主活!主活!賜人得救宏恩;你問我怎知祂活著,因祂活在我心。

這個年輕人終於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並生命的主,隨後艾克理就寫下了這首感人的聖詩。

艾克理在牧會之餘,寫了一千餘首聖詩。其兄艾本敦(Bentley D. Ackley),是鋼琴演奏家,早年在他父親的十四人樂隊巡迴演奏。除鋼琴、風琴外,精通各種樂器,也寫作聖詩。他因他諳速記,曾為名佈道家孫迪(Billy Sunday)私人秘書,其後致力主日學運動。他們兄弟兩人合作為出版公司合編了許多聖詩及福音詩歌。許多教會在復活節時,頌唱這首聖詩。其實祗要我們心中尊耶穌基督為主,每一日,主都可以活在我們心中,而我們也可以藉著主的同在,在生活中見證祂。

 

中英文聖詩集參考

英文歌名        He Lives

頌主新歌   325

頌主新歌(中英) 328

教會聖詩   214

生命聖詩   413

新聖詩    300

歡欣讚美   368

聖徒詩集   115

聖詩     307

讚美     90

世紀讚頌   205

頌主聖詩   365

讚美詩(新編)  281

青年聖歌I   19

校園詩歌I   60

 

註:「歡欣讚美」詩集為英文版,原名是 Celebration
Hymnal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