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日 有聲靈修

活水 三月三日

有一位青年的姊妹生病,另有一位姊妹寫了一封很長的安慰信,她讀過了這些同情的話以後,馬上失去了心中剛強的意志,她的眼流下淚來,她的心破碎了,霎時她被黑雲籠罩了,她被痛苦抓住了。

感謝神!祂不准撒但攻擊她,神的光向她一射,她看見暗中有撒但,於是奉主的名斥退它,她的心立刻平安了,她的意志剛強了,她的心喜樂了,她的眼淚擦乾了,她的心再歸向神,不看自己,也不看環境,不再給撒但留破口。從此以後,她不再接受使人喪氣的安慰話,她也不用使人喪氣的話安慰人,她知道這一次是撒但的火箭,她拿起信德的藤牌把它敵擋出去了。

當人落在患難中的時候,實在需要安慰,我們當小心,不要用人的安慰去安慰人,要用神的安慰去安慰受苦者的心;不說從肉體來的體貼話,要說聖經上的話,使他剛強起來,叫他能勝過神叫他所忍受的苦難。主耶穌要與門徒分離的時候,說了許多安慰話,記在約翰福音十四至十七章,讀過以後,真是叫人心中平安、喜樂、剛強、有能力,這就是神的安慰。

保羅說:神是「賜各樣安慰的神;我們在一切患難中,祂就安慰我們,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我們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我們受患難呢,是為叫你們得安慰得拯救;我們得安慰呢,也是為叫你們得安慰;這安慰能叫你們忍受我們所受的那樣苦楚。我們為你們所存的盼望是確定的;因為知道你們既是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林後1:37


活水(二) 三月三日

主又說:但這一切的事以先,(大災難以先),人要下手拿住你們,逼迫你們,把你們交給會堂,並且收在監裡,又為我的名拉你們到君王諸侯面前。但這些事終必為你們的見證。所以你們當立定心意,不要預先思想怎樣分訴;因為我必賜你們口才智慧,是你們一切敵人所敵不住,駁不倒的。連你們的父母、弟兄、親族、朋友,也要把你們交官;你們也有被他們害死的。你們要為我的名被眾人恨惡。」(路21:12-17

主耶穌這次所說的比上次所說的更進了一步。上次所說的,行三步,他次所講的有五等人的逼迫,又加了兩等人。有一等是人,要下手拿住你們,逼迫你們。這裡的人,是會堂裡的人,不是官府,不是有權柄的,是跟隨他們的群眾,是門徒周圍的人。遍滿了恐怖的氣氛,每個人都可以把門徒捉拿起來交會堂(公會),百姓站在官府掌權者的立場,聽從官府的命令。從這裡也看出官府的政治作用,每個人都要順從命令。不然這些鄰居誰肯捉拿鄰居,更顯明的一件事,當時的人從掌權的到他們所掌握的群眾恨基督和祂的門徒,社會的情況也可想見一斑了。在無事的時候,人想不出怎麼會有這樣的事,但是主預先告訴了門徒。

還有一等人,就是自己家裡的人。父母,兄弟、親族、朋友,也都成了敵人,把門徒送到官府,父母是最親愛的人,其次是弟兄,再次是親族。還有已往的朋友。為什麼如今都變成了仇敵,而且是致死命的仇敵,好像是不可理解的事情,但到了門徒受逼迫的時候都要成為事實。為什麼他們如此改變了?當然這是不近人情的事。為什麼他們變得如此不近人情?最重要的原因,他們不信基督是神的兒子,在逼迫的日子裡各人為了保全自己,連父母兒女弟兄親族朋友都不認了。他們若不這樣作,就成了包庇門徒的人。他們也要受到株連。所以有這樣的現象也不奇怪,主已經預先告訴了我們,門徒要為祂的名被萬民恨惡。除了相信基督的人,都成了門徒的仇敵。

那時的門徒是多麼孤立,沒有父母兄弟親族朋友,也沒有鄰居。從上到下,從左到右都成了門徒的仇敵。這時候門徒被嚇倒了麼?沒有,因為在他們裡面的比世界還大,與他們同在的是主自己。也有聖靈住在他們裡面,誰也不能奪去他們心中基督的平安和喜樂。他們無所畏懼。這光景是發生在主再來之前的時期,主先將各樣的事情都告訴了門徒。所以他們仰望那為他們信心創始成終的主耶穌,有力量為主的名受苦甚至舍了性命。弟兄勝過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12:11


活水() 三月三日

親愛的弟兄阿,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神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神而生,並且認識神。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因為神就是愛。」(約壹4:7-8凡信耶穌是基督的卜都是從神而生的;凡愛生他之神的,也必愛從神生的。」(約壹5:l

約翰很清楚講到神的愛,從神而來的愛,就是神的愛,從神而生的就愛從神生的。一個真信主的人,像一隻電燈,有電之後,就有了光,同時也放出一定的熱量來。我接觸過初信主的人,從他接受了基督的時候,就有基督的愛隨之而生,愛信主的人,凡從神生的,就愛從神生的,这愛是與重生俱來的。

當主耶穌審判萬民的時候,祂降臨坐在祂榮耀的寶座上,就是用有沒有神的愛來審判他們。於是主要向那右邊的說: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裏,你們來看我。義人就回答說:主阿,我們甚麼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吃?。渴了給你喝?甚麼時候見你作客旅留你住,或是赤身露體給你穿?又甚麼時候見你病了或是在監裏來看你呢?王要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25:3440

但左邊的人從來沒有這樣的事作在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王說:這些事你們既不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这些人要往永刑裏去。」(太25:4546)因為他們沒有基督生命中的愛,沒有神的愛。那些有神愛的人要往永生裏去。主就賜下一條新命令,也是祂審判的原則,有神愛的在右邊,沒有神愛的在左邊。從神生的就有神的愛,不從神生的就沒有神的愛。

主耶穌用愛來區別了綿羊和山羊,使徒約翰也叫我們這樣來區別認識誰是屬神的,誰是屬撒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神而生,並且認識神,沒有愛心的就不認識神。」「凡愛生他之神的,也必愛從神生的。」(約壹4:75:l)主再來審判的萬民,就是所有聽見福音而進入教會的人,有真信的,有假信的。主以有沒有愛來分開他們。天國裏就一條律法,就是被此相愛。


喜樂的心 三月三日

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加2:20

神設立基督,目的不是要祂作我們模仿的模樣。祂賜下能力也不是為幫助我們模仿基督。甚至祂將基督植根在我們心裡,也不是要促使我們像基督。加拉太書第二章第二十節並不是一道我們必須竭力去破記錄的標杆,也不是我們長久追尋、耐心熬煉、企盼達到的遠大目標。不,這根本不是神的目標,而是神的方法。

保羅說:基督在我裡面活著。」他是向我們指明,在信徒身上那能使神滿意的生命,此外別無其他代替品。「不再是我,乃是基督。」意思是基督取代了我。保羅用這些字眼,不為誇示他自己已達到其讀者一直沒能企及的某樣標準;他乃是借此來定義基督徒的生命。基督徒的生命就是基督的生命。神賜基督,使祂成為我的生命,使祂在我裡面活出祂的生命。


靜夜亮光 三月三日

祂就看見上帝的靈,彷佛鴿子降下。」(馬太福音3:16

上帝的靈降在主耶穌身上,同樣也降在基督身體的肢體上。在能完全明白所發生的事之前,我們居然已被驅逼向著天國前進,實在超乎人的想像,這並不像世俗般的急促,因為鴿子的翼雖快速卻也是柔和的。在許多屬靈的事工上,安靜是必然的;主在安靜柔細的聲音中出現,祂的恩典如同露珠,從寧靜中蒸餾出來。上帝選擇鴿子作為純潔之表記,聖靈本身就是聖潔。當祂降臨時帶來純淨、神聖和仁慈;罪惡與污穢銷聲匿跡了。

聖靈帶著能力降臨的地方就是平安統治之處。祂帶來的橄欖枝表示了上帝忿怒之洪水平靜了。祂改變能力的另一種結果是溫柔。被祂觸摸的心變為溫柔和謙卑。隨之而來的結果是無惡意的。斑鳩能忍受冤屈卻不會加害於人。我們必學習鴿子,於人無害。鴿子也是愛的象徵,祂的聲音充滿了親情。經聖靈造訪的心對上帝充滿愛,對弟兄充滿愛,甚至對罪人也充滿了愛。而最高的境界就是對耶穌滿了愛。上帝的靈運行在深淵之上,首先創造了次序和生命(參閱創12)。今天,祂也要賜新生給我們,賜光明在我們心中。


荒漠甘泉樂侶 三月三日

耶穌的寶血和公義

那鬼喊叫,使孩子大大的抽了一陣瘋,就出來了。」(可9:26

惡者從來不肯放棄牠的地盤,除非先有一陣激烈的戰爭。我們得到屬靈的產業,並不是在宴樂中得到的,乃是在戰場上得到的。這是屬靈的祕密。我們身體的各部,要恢復屬靈的自由,必須要有寶血的代價。撒但不是能用情誼、禮貌、要求請出來的;牠在裏面高視闊步;所以我們必須用屬靈的武力、寶血和眼淚驅逐牠,牠纔會出去!這一點我們必須記得,否則我們生活中會有許多誤解。我們重生,並不是重生在王宮中,乃是重生在曠野;那裏我們喫的奶,就是四周的風波和戰爭。「我們進入神的國,必須經歷許多艱難。」(徒14:22)--喬懷德(J.H.Jowett)

 

耶穌的寶血和公義

Jesus, Thy Blood and Righteousness

耶穌的寶血和公義,作我榮美聖潔之衣;

如此裝飾有何能比,昂首前行我心歡喜。

 

審判之日我無所懼,誰能指控我為不義?

寶血洗淨我的罪愆,使我脫離一切罪刑。

 

主祢寶血我深相信,在祢施恩寶座之前,

祢為罪人長遠代求,靠祢寶血我靈得救。

 

主我相信罪人雖多,如海邊散沙之深厚,

但祢已付救贖代價,完備救恩功效無涯。

 

這是一首德國的聖詩,原作者是辛善鐸(Nicolaus Ludwig
von Zinzendorf, 1700-1760
),寫於1739年。他在西印度群島聖多馬士島傳福音後,坐船離去時,想到主的救贖何其偉大,能供全世界罪人的需要,為眾人贏得公義的白袍,就以此作為這首詩的主題。原詩有三十三節;後由約翰衛斯理英譯其中的廿四節。

辛善鐸是奧地利的後裔,祖先遷居德國後,在宮廷任職成為貴族,其叔父位居宰相。辛善鐸出生六週時,父親病危,臨終時,抱著他為他祝福,並將他獻給神。辛善鐸由他姑母撫養長大,她是一位神學家,為他樹立了敬虔聖徒的榜樣而影響他終生。

辛善鐸在十歲時向主矢志奉獻,從此他開始與神有五十年親密的交通,他把「往普天下傳福音」作為他終身的目標。他在中學時,曾和五個同學組織了一個「芥菜種團契」,彼此誓約:領人歸主,傳福音到偏僻地區,和善待人,及為眾人謀福利。後來這個芥菜種運動深入了七個教會。

辛善鐸在大學攻讀法津時,認識了莫拉維亞弟兄會(Moravian Brethren),他熱烈地響應他們傳福音的熱誠。1734年,他獲講道許可證。1737年,他出任該會柏林的主教,在他的領導下,莫拉維亞弟兄們活出彼此相愛合一的見證來。

直到1900年前,該會是國外宣教的主要教會之一。他們金錢上的奉獻是其他教會的四倍;每五十八位信徒中,就有一位被差遣往國外佈道。他們傳福音的腳蹤東至美洲西印度群島,北至愛斯基摩,西至荷屬蓋亞那,南至非洲的土著部落。辛善鐸以基督為一切的中心,被譽為「使徒保羅的傳人」。

辛善鐸是伯爵,他在波蘭和莫拉維亞間有一塊地。1722年,在德國北部,有一群基督徒遭逼迫,以致無處容身,他們希望能到辛善鐸的封地避難。辛善鐸對他們的領袖說:「你們誰願意,都可來,我會給他一塊地建屋,基督會將一切需要的賜給你們。」這是實行他在芥菜種團契時與主所立的約,幫助世人。這個避難所名「主的避難所」(Herrnhut),十年後,已有六百人居此。由於不同宗派的基督徒紛紛湧入,在那裏開始各種不同的敬拜儀式,彼此間常起爭辯,令辛善鐸左右為難,而外界的權勢也予以壓力,責他窩藏異端。他屢次受打擊而心灰意懶,但他一直在基督的愛和忍耐中,承受一切;他知道「不是與地上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空中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因此不能用自己的能力來對付,要耐心等待主的旨意顯明,仇敵用權勢來攻他,他站在堅固的信心上,不動搖或退卻。風波後,神的祝福開始,這塊地成為當代教會復興的中心。他一共寫有二千多首聖詩。

 

中英文聖詩集參考

英文歌名           Jesus, Thy Blood and Righteousness

教會聖詩   203

聖徒詩集   28

聖詩     122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