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日有聲靈修

活水 七月三日 

  主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太7:7-8

 

  這是主耶穌論到人到神面前可以自由得著神的一切,無論是誰都可以得。這也是一個定律,在甚麼事上祈求,就在甚麼事上得著;在甚麼事上叩門,就在甚麼事上開門;在甚麼事上尋找,就在甚麼事上尋見。

 

  有一位元姊妹,從前在音樂上追求,就在音樂上長進;當她追求的時候,音樂就進入她的裡面,成為她的產業,她進入音樂中,音樂也進入她心中,她與音樂合而為一了。後來她在基督裡追求,基督就帶著祂的豐富進到她的心中,她與基督合而為一,她在基督裡面,基督在她裡面。音樂是無形體的死東西,神是永活的靈;每日與神相交,與神聯合,藉著聖經的啟發認識祂,祂就在我們裡面天天加增,我們也天天在神裡面進深。

 

  我們所得著基督的豐富,就是我們永存的基業,即便身體與萬物同化,我們所得著的仍然存在,並且所得著的都要顯現在榮耀中。不但將來要顯現,今天也要實現在我們的生活中;神的能力不斷地在那裡吞滅我們的肉體。與神聯合起來的人,他的進步是何等的迅速呢!他的工作是何等有果效呢!一點不費自己的力量,一切都是神的能力所推動的。因為我們向神叩門,向神祈求,向神尋找,神就給我們開門,就叫我們得著,就叫我們尋見。


活水(二)七月三日

 

  我從前是褻瀆神的,逼迫人的,侮慢人的;然而我還蒙了憐憫。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然而我蒙了憐憫,是因耶穌基督要在我這罪魁身上,顯明祂一切的忍耐,給後來信祂得永生的人作榜樣。(提前1:13, 15-16)
  

保羅自己說,是罪魁,比強盜的罪還大,事實也是如此,他捉拿信主的人,殺害他們,逼迫好人,所以罪之重大。當他回想自己的罪的時候,就承認自己是罪魁,同時感謝神的赦免。
  大衛王在認罪的時候說:「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
求你救我脫離流人血的罪。
我知道我的過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我向你犯罪,惟獨得罪了你,在你眼前行了這惡。(51:5, 14, 3-4)大衛犯了罪也在神面前認罪。「神阿,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求你將我的罪孽洗除淨盡,並潔除我的罪。(51:1-2)
  大衛和保羅都說過一樣的話:「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 「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3:10,詩14:3)耶和華從天上垂看世人,要看有明白的沒有,有尋求祂的沒有,他們都偏離正路一同變為汙穢:並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53:2-3) 當然保羅和大衛都在其中,你我也不例外。「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犯過罪,便是以神為說謊的。(約壹1:8,10)
  神說人人都有罪,我們若說自己無罪,這是以神為說謊的了。神不說謊,我們就成了說謊的了。說自己無罪的人就是犯罪,神的道也不在我們心裡了。
  有了罪不要緊,所怕的是有了罪不肯認罪,不悔改認罪的人就不肯要主的救贖,就得不到赦罪。不是神不肯赦免他們的罪,而是他們不肯認罪求赦免。
  我們已經信了神,信了基督的救贖,而且又有聖靈的人,沒有願意再犯罪的,因為我們已經脫離了罪的軛,不再是罪的奴僕。但我們常是偶然被過犯所勝,或是忽然絆跌。而不是蓄謀犯罪。神因基督的寶血仍要洗淨我們的罪,赦免我們的不義。這就如主耶穌說的:「凡洗過澡的人,只要把腳一洗,全身就乾淨了。(13:10)
  願你赦免我隱而未現的過錯。求你攔阻僕人,不犯任意妄為的罪;不容這罪轄制我;我便完全,免犯大罪。耶和華我的磐石,我的救贖主阿,願我口中的言語、心裡的意念。在你面前蒙悅納。(19:12-14) 大衛的禱告我們也一同喊,阿們。


活水(三)七月三日


  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練仁義的道理;因為他是嬰孩。惟獨長大成人的,才能吃乾糧,他們的心竅,習練得通達,就能分辨好歹了。所以我們應當離開基督道理的開端,竭力進到完全的地步。(5:13-6:1)
  多少信主的弟兄姊妹,他們是真信主的人,在行為方面看上去和不信主的人差不太多,世人所愛所好的,他們也愛好,世人所作的,他們也去作,不能分辨什麼是好的,什麼是壞的,他們一手要基督,一手要世界,因為他們站在道理的開端上,他們在真道上仍然是嬰孩,他們是屬肉體的,不是屬靈的。但他們不是屬血氣的,因為他們信了基督,他們沒有進到完全的地步。好像撒在荊棘裏的種子,不能結出子粒。他們站在得救的邊沿上。
  論到那些已經蒙了光照嚐過天恩的滋味,又與聖靈有分,並嚐過神善道的滋味,覺悟來世權能的人,若是離開道理,就不能叫他們從新懊悔了,因為他們把神的兒子重釘十字架,明明的羞辱祂。(6:4-6)
  這是論到那些已經蒙了光照的人,他們所得的已經很多。第一嚐過天恩的滋味,第二又與聖靈有分,第三嚐過神善道的滋味,第四覺悟來世的權能,這是真得救的人了,這樣的人若離棄了真道,就沒有悔改的機會了。如同把主重釘了十字架,他們在行為上羞;辱了主的名。
  就如一塊田地,吃過屢次下的雨水?生長菜蔬,合乎耕種的人用,就從神得福;若長荊棘和蒺藜,必被廢棄,近於咒詛,結局就是焚燒。(6:7-8) 要注意一點,信徒如同田地,從田地裏所長出來的東西有兩種,一是菜蔬,一是荊棘蒺藜。那長葉蔬供人食用的,就蒙神賜福,那長荊棘蒺藜的,結局就是焚燒。所焚燒的不是田地而是荊棘蒺藜。田地是得救的人,但他們沒有好行為,焚燒的是他不好的行為,這人得救要像從火裏經過一樣,工程全被焚燒。


喜樂的心
七月三

  兵丁拿苦膽調和的酒給耶穌喝祂嘗了就不肯喝。」(太27:34

  一個人被判釘十字架等於被判了最痛苦的一種刑罰不過當時仍容許執刑人給死刑犯喝苦膽調和的酒或醋以減輕他的痛苦。無疑的只要能稍稍解除疼痛任何方法都是受刑人所歡迎的。然而我們的主卻例外祂一嘗兵丁舉到祂唇邊的酒就拒絕喝下去。在祂裡面沒有任何渴求減輕痛苦的欲望。

  我們聲稱自己是背十字架的人但我們又多麼渴盼能飲一口苦膽調和的酒!讓我們認清這個事實我們若渴望痛苦減輕或止息我們就不是真正在背基督的十字架。只有那些嫌惡試煉的人才需要喝止痛的麻醉品。我們多麼喜歡人的同情!我們都有渴望得安慰的欲望。任何可能得安慰的來源我們都不放過。萬一求取而得不著我們就深感哀傷。不知不覺中我們表現出自己對主十字架的認識是多麼膚淺因主的十字架包括了對神旨意的欣然接受。


荒漠甘泉樂侶 七月三日 收禾捆回家

     那耕地為要撒種的,豈是常常耕地呢?(28:24)

   一天初夏,我走過一塊美麗的草場。上面的青草非常柔軟、濃厚、純粹,真像一塊東方的綠色大地毯。草場的一隅栽著一棵佳美的古樹,樹上停著無數美麗的野鳥;晴爽的空中充滿了牠們悅耳的歌聲。兩只母牛躺臥在涼爽的樹蔭下,表現出洋洋得意的樣子來。 路旁種著黃色的蒲公英,蒲公英中間,又夾著紫色的紫羅蘭。我倚著竹籬呆望了好久,盡量飽享了一頓眼福,心中想著:神所造的字宙中,沒有一處能比這裏更美麗更可愛了。

  第二天我又走過那條路,看啊!那幅美麗的圖畫全被拆毀了。 一個農夫扶著鐵犁,站在畦間,在一天之內造成了這一個大破壞! 綠色的青草沒有了,留著的祗是一片醜陋光禿的黃土;歌唱的野鳥不見了,卻換來了幾只抓土啄蟲的老母雞。路旁的蒲公英、美麗的紫羅蘭,一概都不見了。我憂憂愁愁地自語著:『這樣美麗的東西,也有人忍心損害嗎?』

    那時全能者的手打開了我的眼睛,叫我看見滿田已熟的禾稼等待人去收割。我能彀看見巨大遲笨的草人巍立在日光之下;我能彀聽見秋風掠過麥穗的響聲。那時我就覺悟到:若不經過那塊醜陋光禿的黃土,就得不到收割禾稼的光榮。

 

   親愛的讀者,我們的神是我們心田的農夫,祂常常來耕墾我們的心田,將我們自以為最美麗的東西拔去,留給們一個光禿禿不美麗的光景;我們應當忍著暫時的痛楚,仰望前面收獲的豐富。--選

收禾捆回家 Bringing
in the Sheaves

清早起來撒種,撒主慈愛善種,

正午也勤撒種,到夕陽西下;

等到莊稼成熟,收割時刻來到,

我們必要歡樂,收禾捆回家。

不論晴天陰天,殷勤努力撒種,

雖遇風霜雨雪,總不要害怕。

等到收割來臨,勞苦已經完畢,

我們必要歡樂,收禾捆回家。

流淚出去撒種,為救主撒道種,

 

有時忍受損失,痛苦又增加。

 

等到流淚過去,救主柔聲歡迎,

 

我們必要歡樂,收禾捆回家。

 

(副歌)

收禾捆回家,收禾捆回家,

我們必要歡樂,收禾捆回家。

收禾捆回家,收禾捆回家,

 

我們必要歡樂,收禾捆回家。

 

    筆者童年時,家中有一幅米勒(J. F. Millet)的畫「晚鐘」,留給我很深刻的印象。
畫面是一對夫婦在暮色籠罩下,站在農田中為一天辛勞,獻上虔誠的禱告。

    母親也總是囑咐我們不要剩餘碗中的米飯,因粒粒都是農夫的辛苦。 生長在都市的人,不知道撒種、耕耘的辛勞;也不能體會到收割禾捆時的喜悅。

    這首富有鄉村田園氣息的聖詩在十九世紀十分流行,近年來則較少人唱它。

   詞的作者蕭諾斯(Knowles Shaw,1834-1878)是美國南部農家子弟,熟悉田園生涯。蕭諾斯十二歲時父親去世,臨終前把蕭諾斯叫到床前對他說:「我要走了,這把小提琴是我惟一留給你的家產,你要靠它謀生,照顧你的母親和兩個妹妹;更要把一切榮耀歸給主,隨時要有見主的心理準備。」

      蕭諾斯在父親去世後,白天在田裏耕作,晚上在各種宴會場合演奏小提琴。

   不久他發現自音樂所得的收入超過農耕,就棄農從商。 他物質生活日漸豐富,但靈性生活卻日趨衰弱。    

        有一天,他忽然想到了他父親遺言的末兩句,於是他開始求聖靈恩賜,以他的提琴和歌喉來引人歸主。 他成了一位音樂佈道家,譽滿美國南部各州,在事奉廿五年中,引領了二萬多人信主。

   有一次蕭諾斯和他的一位同工談到傳道的艱辛,但看到有人歸主則又萬分喜悅;於是他根據詩篇126:5-6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
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樂樂的帶禾捆回來。
」寫下了這首詩,也譜了曲;但原譜後來失傳。 現在通用的曲調,是美國聖樂作曲家孟納(
George
A. Minor,1845-1904)所譜並加上了副歌。

  蕭諾斯一共作了一百多首福音詩歌,十年內出版了五本歌集。 1878年夏,他在德州達拉斯市,主領五週奮興會後,搭火車去另一城市領會,不幸在離該市僅兩裡時,火車出軌,蕭諾斯當場被主接去,正如他父親的遺言:「要隨時準備見主。

           

中英文聖詩集參考

英文歌名             Bringing in the Sheaves

生命聖詩        268

新聖詩         224

聖徒詩集        597

讚美          434

讚美詩(新編) 362

校園詩歌II        217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