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3日有聲靈修

活水 八月十三日

當施洗約翰的時候,猶太國的光景極其複雜。就宗教方面來說:有大祭司亞那和該亞法,他們是審判主耶穌的,撕裂了衣服,說主耶穌說僭妄的話以聳動眾人。還有法利賽人、撒都該人是毒蛇的種類,把持宗教;這些宗教界的人們,有的只講教條,有的假冒為善,有的不信復活:他們在宗教方面是極其混亂的。
同時在政治方面,有該撒提庇留作羅馬皇帝,本丟彼拉多作猶太巡撫,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他兄弟腓力作以土利亞和特拉可尼地方分封的王,(以土利亞在黑門山東南,特拉可尼在巴珊山之東西北三側。)呂撒聶作業比利尼分封的王。(路三13)(亞比利尼位於大馬色西北約五十四里。)這些政治的首領都在猶太地區各自為政,非常黑暗,沒有公義。彼拉多和希律就是殺主耶穌的。然而約翰在這種情況之下,帶著以利亞的心志和能力出來大聲疾呼:「天國近了!」宣講悔改的洗禮,為主預備道路。
約翰為什麼有這麼大的能力,衝破了宗教和政治雙重的惡勢力,敢為基督作見證,宣傳王與國的問題呢?在路加一章八十節就說明了他工作有能力的原因:第一、他有強健的心靈;第二、他有曠野的生活。為什麼如今屬神的人沒有能力,只知屈服,不知順服呢?這也不希奇:第一、他們的心靈軟弱;第二、他們的生活是在大城中。約翰終久為真理作見證被殺了,因為他只知順服,不知屈服。
孩子阿!你要稱為至高者的先知;因為你要行在主的前面,預備祂的道路。」(路一76


活水()
八月十三日

受造之物,切望等侯神的眾子顯出來。因為受造之物服在虛空之下,不是自己願意,乃是因那叫他如此的。但受造之物仍然指望脫離敗壞的轄制,得享神兒女自由的榮耀。我們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嘆息勞苦,直到如今。不但如此,就是我們這有聖靈初結果子的,也是自己心裡嘆息,等候得著兒子的名分,乃是我們的身體得贖。(羅八19—23)
從我們的始祖犯了罪以來,他的子孫不但受痛苦與死的轄制,萬物也都受了連累,連地也因人而受了咒詛,野地的獸彼此吞食,家畜有很重的勞苦,而且成了人的食物。在主耶穌降世以前,牛羊成了替罪的犧牲,人得不著安息,萬物也一同嘆息勞苦。
我們信主的人,切望等候和基督顯現在榮耀裡,萬物也等候神的眾子顯出來,等主耶穌來了以後,撒但被捆綁,罪孽被除淨,世界和萬物也要進入永世的安息。在新天新地裡有了太平,也是萬物享福的日子。萬物也想逃脫敗壞的轄制,見了危險和死亡來到就奔逃,就戰鬥,就想消滅對方可平安的活下去。這表明萬物也因怕死作了奴僕,天天為生存而奮鬥,與人相同相似。它們所想望的也是安舒的日子。動物不明白神和人的事,但它們也有舒適的願望,尋找享福的意念,等到神眾子顯現的時候,萬物也進入安舒的日子。
當主再來,新天新地的天氣,地土也都要變好,「在曠野必有水發出,在沙漠必有河湧流。發光的沙,要變為水池,乾渴之地,要變為泉源;在野狗躺臥之處,必有青草、蘆葦、和蒲草。
(賽三十五6—7)曠野和乾旱之地,必然歡喜:沙漠也必快樂;又像玫瑰開花。必開花繁盛,樂上加樂,而且歡呼。(賽三十五12)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單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賽二4)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豹子與山羊羔同臥;少壯獅子,與牛犢,並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牽引他們。牛必與熊同食;牛犢必與小熊同臥;獅子必吃草與牛一樣。吃奶的孩子必玩耍在虺蛇的洞口,斷奶的嬰兒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賽十一6—9)
到了神的眾子顯現的時候,地上餘剩的人都要享福,那時認識耶和華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樣。那時不再有,除淨罪惡,不再有死亡,世上的國都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遠。
這些都要成全在我們身體得贖的時候,教會和基督一同顯現在榮耀裡。神愛世人,不但要拯救人類,也要復興萬物。教會進入榮耀,萬物進入初創造時的光景,再現亞當犯罪以前樂園中的景象,這就是主來作王的永世


活水() 八月十三日

主耶穌不但是道路,也是真理,誰能說這話,誰敢說這話,誰配說這話,因為主耶穌用自己的作為証明了祂是真理,祂的話句句都是真理,一句也不落空。祂所行的事也是真理,人按着主的話行事,所得的結果正如主所說的。主所說的話、行的事沒有一句一件錯誤的,是純潔的真理,是煉淨的真理,是經過火而毫不變色的真理。世人說話昨是而今非,站立不住,惟有主的話,永遠不敢變。祂說:「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天地要廢去,我的話却不能廢去。(太二四34-35)
祂是真理,是不能泯滅的真理,是無虛謊的真理。這舊造的天地有一天要廢去,主的話不能廢去,句句都要成全,因為是真理。
彼拉多是羅馬的巡撫,是審判官,是執法的,當懂一點真理。但他對真理一點不懂,他說:真理是什麼?!”他不知道真理,也不明白是非,所以定義人死罪,殺了神的兒子。
主耶穌說祂是真理,因為祂是真理,就能創造最有規律的最奇妙的萬物來;因為祂是真理,祂在世界上作人的時候就毫無罪惡,因為祂是真理,祂得以從死裏復活;因為祂是真理,祂被聖靈稱義;因為祂是真理。天上、地上和地底下都頌讚祂的智慧;因為祂是真理,祂得了極大的榮耀。我們只能有真理,得真理,進入真理,但祂,是真理。
祂的道在世界上將近兩千年了,有多少萬人信了祂的名,祂得了超乎萬名之上的名,誰能與基督相比呢?真理使祂的事業直到永遠。
主耶穌不是有真理,而是,是真理。有真理和是真理不同。今天我們有了主耶穌就有了真理,我們却不是真理,我們是接受真理的,主耶穌是真理的本身,祂與真理合而為一,祂是真理的神,祂來到世界是真理的人。
真理就是至聖,有真理的人,可以因真理成聖,所以主耶穌是至聖者,祂在地上也稱為神的聖者。這個聖不是人間的聖,人間的聖是不純潔的。这個聖是神的聖,是天上的聖,是主耶穌真理中的聖,也是聖中的真理。
主耶穌說:「求你用真理使他們成聖,你的道就是真理。
(約十七17)主耶穌就是神的道,「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我們也見過祂的榮光,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約一14)父獨生子的榮光是從祂充滿的恩典和真理而來。


喜樂的心 八月十三日

我先前心裡難過痛苦,多多地流淚,寫信給你們。」(林後二4

我們知道哥林多前書是在保羅從革來氏家人那兒,聽說哥林多教會裡有嚴重的紛爭之後寫成的。在那封信裡,保羅直言不諱地嚴厲責備他們的許多過失。但在這段聖經裡,保羅告訴我們那封信乃是在他心裡十分難過痛苦,淚如泉湧的情況下寫就的。

有一件事是十分確定的:如果你希望你所說的話一針見血,正中弊端,你就必須自己先受刺傷。除非你的心先被刺傷,否則你寫的那些良言對讀者、聽者不會產生什麼衝擊力。你必須自己先深深地難過痛苦,你才有資格為了醫治人而說出刺傷他的話。要指正別人的錯處十分容易,但要邊流眼淚邊這嗎做,則是多麼困難。


靜夜亮光 八月十三日

我便紀念……所立的約。」(創世記九:15
上帝未曾說:「當你仰視虹的時候,你便會紀念我所立的約,我就不會毀滅地球了。」上帝的話並不受我們易變、脆弱的記憶所影響,卻決定於祂無限、不變的記憶。「虹必現在雲彩中,我看見,就要紀念我與地上各樣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永約。」(創九:16)不是因我記得上帝,乃是因上帝是祂的約緊握住我。救恩的全部基礎乃藉上帝的能力得以穩固。甚至不是靠我們記憶力來紀念那約,因為我們可能忘記。我們的主卻不能忘記眾聖徒,因為祂將他們銘刻在祂掌上(參閱賽四十九:16)。以色列人出埃及以前,上帝吩咐他們將血灑在門楣和左右的門框上,祂未曾說:「當你見到血的時候,我就會越過你的房屋。」祂卻說:「當我看到那血,我將越過你的房屋。」(參閱出十二:23)當我注視耶穌時,我得到喜樂平安,當上帝注視耶穌時,祂堅定了我的救恩。上帝不會一邊看著基督,我們流血的中保,然後一邊向我們動怒。我們的罪在祂裡面已得到應得的懲罰,不,不是依靠我們紀念所立的約才能得救!我們應該紀念所立的約,我們要靠上帝的恩典甘心去紀念。可是我們的救恩系於上帝紀念我們,非我們紀念祂;因此,此約是一個永約。


荒漠甘泉樂侶 八月十三 我要耶穌

雲若滿了雨,就必傾倒在地上。」傳113
這樣,我們為甚麼要懼怕我們環境中的黑雲呢?雖然它們暫時遮蔽了太陽,但是太陽並沒有熄滅;不久它仍舊會出來的。雲裏充滿了雨;雲越黑,下雨的希望越大。沒有雲,我們怎麼能有雨呢?我們的患難將祝福帶來給我們。它們是裝載恩典的黑車。看啊,黑雲不久就要變成細雨了;那時候,每一種植物都會因著所下的雨歡樂。

我們的神雖然用災禍壓傷我們,卻要用憐憫醫治我們。祂給我們情書,總用黑邊信封寄來的。祂的貨車雖然發出轔轔的粗聲來,其上所裝載的,卻是滿溢的恩澤。祂的杖開著芳香的花卉和甘甜的果實。所以,我們不要再為著黑雲煩惱罷,我們應當歌唱,因為五月裏的花草,是四月裏的雲雨帶給我們的。
主阿,黑雲是你腳前的塵埃!在黑雲滿佈的日子,你和我是隔得多近啊!--司布真(C. H. Spurgeon

 

我要耶穌
I Need Jesus

我要耶穌,我深深需要祂;在愁苦時,別無朋友像祂。
我要耶穌,我樂意承認主;雖有人願自擔重負,我卻需耶穌。
我要耶穌,需要這樣良友,有祂導引,路黑暗亦無憂。
我要耶穌,抵擋敵魔侵害,但憑己力知必失敗,故我需耶穌。
我要耶穌,一生一世要祂;罪人良友,更無人能像祂。
我要耶穌,因祂無比堅強,十分可靠,真誠,慈祥,我真需耶穌。

(副歌)
我要耶穌,我要耶穌,我每日需要耶穌,光明時日我要祂,
黑雲滿佈我要祂,每日在我生命中,我需要耶穌。

 

這首歌的副歌告訴我們:「我每日需要耶穌,光明時日我要祂,黑雲滿佈我要祂,每日在我生命中,我需要耶穌。
本詩的作者韋士德(George O. Webster1866-1942)出自牧師家庭,他深悉作傳道人的苦樂與榮辱。少年時,他先後在鋸木場,礦場和農場工作,他以勞力謀生者為榮,深深體會他們的生活和內心的需求。他認為教會不是單為「白領階級」所設立。
韋士德在神學院畢業後,出任長老會牧師,曾在紐約,佛蒙特州,新罕布夏州等地建立教會。有一天韋士德在他湖邊小築的廊下默想神國度的種種,他意識到各教會準則雖不一,但是基本上有一點則相同,即是都需要耶穌,不但是他需要,世上每個人都需要。於是他寫下了這首心聲,也是他最著名的一首聖詩。
本曲的作者蓋博爾(Charles H. Gabriel 1856-1932,見
一月二日)他不但作曲也作詞,如「我的榮耀」(O That Will Be Glory),「祂拯救我」(He
Lifted Me),「更像我恩主」(More Like the Master),「快發光」(Send the Light),「我永不忘記祂」(I
Will Not Forget Thee)等。
在校園詩歌中有一首詩「我要用你」( I Need You),歌詞的作者不詳,曲譜則引用「我要耶穌」。筆者深愛其歌詞,引為事奉神的準則。歌詞如下:

你雖然像一匹小小驢駒,拴在門外,從來無人注意。
看哪!今日榮耀之主耶穌,用溫柔的微聲對你說,
我要用你。我要用你,我要用你,我實在歡喜用你。
你若肯潔淨自己,在我十架前降低,
完全讓我管理你,我就要用你。

許多時,我們立志奉獻,想把自己的特長為主所用,然而神的心意未必如此。我們必需潔淨自己的心懷意念,悟到一切恩賜乃主所賜,自己一無可誇,完全順服神的旨意和引領,這樣,我們這卑微的器皿,才能蒙神悅納而榮神益人。


 中英文聖詩集參考

英文歌名 I Need Jesus

頌主新歌   313
頌主新歌(中英雙語) 313
教會聖詩   318
生命聖詩   291
聖詩     347
讚美     252
讚美詩(新編) 244
校園詩歌I    250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