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0日有聲靈修

一月二十日 活水

我良人對我說:『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來!與我同去。』」(歌2:10

在過去的年日中,我們盡是向主要東西:賜我平安、賜我喜樂、賜我智慧、賜我力量、賜我需用,保護我、醫治我、與我同行、與我同工……向主有說不盡的要求。但今天主也向我們有了要求,祂說:「起來!與我同去。」從前我們求主的時候,主沒有一次叫我們失了盼望,祂所賜的,總是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在所行的路上乳養我們、引領我們、保抱我們,和我們同下死蔭的幽谷,親自同我們渡過江河,沖出火焰;我們求祂多少,祂都答應了。今天祂開口向我們呼喚,難道祂要求我們的這一點,我們就不肯答應祂嗎?

請看祂躥山越嶺而來,請看祂滿頭的露水,請看祂受傷的手腳,請看祂被紮的肋旁,都是為了我們,我們有甚麼理由拒絕祂,不答應祂的要求呢?況且祂的要求並不苛刻,不是我們作不到的,更不是與我們有害的,祂的要求是與我們有益的,是叫我們走上榮耀的道路;祂不是叫我們孤單地在路上走,祂是說:起來!與我同去。在路程的終點放著冠冕、放著賞賜,並且祂應許和祂走完了所當走的路程,要和祂同掌王權,同坐寶座,我們有甚麼理由拒絕祂的要求呢?祂雖然這樣要求,但祂並不激動愛情,不勉強我們和祂同去,直等到我們自覺、自願地起來和祂同去。

親愛的主!祢比任何人更有忍耐,祢忍耐了我們從前的頂撞,祢又忍耐了我們的悖逆。祢用慈愛溫柔微小的聲音說:「我的佳偶!我的美人!起來!與我同去。」我願與祢同去。


一月二十日 活水二

我們已看過基督是大衛支派中的獅子。現在來看基督是大衛的根。看哪,猶大支派中的獅子,大衛的根,祂已得勝(5:5)大衛是猶太和以色列國所有君王中神最喜悅的一位,除了在烏利亞的那一件事上犯了罪,許多事都蒙神喜悅。神說他是合祂心意的人。基督是大衛的子孫。又是大衛的根,這話在一般人是無法理解的,好像說祂是大衛的兒子,又是大衛的父親,他是大衛的枝條,又是大衛的根,在當時猶太人就不明白。

猶太人用各樣的詭計試探主,主耶穌用祂的智慧堵住他們的口。主耶穌問了他們一個問題,使他們不能回答。祂說:論到基督,你們的意見如何;祂是誰的子孫呢。他們回答說,是大衛的子孫。耶穌說,這樣,大衛被聖靈感動,怎麼還稱他為主;說,主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把你仇敵,放在你的腳下。』大衛既稱祂為主,祂怎麼又是大衛的子孫呢?他們沒有一個人能回答一言;從那日以後,也沒有人敢再問祂什麼(22:42-46)

今天我們能明白主耶穌是大衛的根,又是祂的後裔。從人來說祂是大衛的後裔,約瑟是聖經所記大衛家譜上最後一位。但主耶穌不是從約瑟而生,是從聖靈生的。為什麼主耶穌要生為大衛的後裔,不從別人的後裔而生?因為大衛是合神心意的王,大衛的後裔就有作王的權利,神曾應許大衛王要生一個兒子,建造神的殿,並且坐在他的王位上繼續他作王。大衛被聖靈充滿的時候,曾預言基督是他的後裔,他知道基督是神,是拯救他的磐石。他所仰望的,也是他祖宗所仰望的。他作歌說:耶和華的靈借著我說,祂的話在我口中。以色列的神,以色列的磐石,曉諭我說,那以公義治理人民的,敬畏神執掌權柄,祂必像日出的晨光,如無雲的清晨,雨後的晴光,使地發生嫩草。我家在神面前並非如此;神卻與我立永遠的約:這約凡事堅穩(撒下23:2-5)在大衛立意為神建造聖毆的時候,神借先知拿單對大衛說:我必使你的後裔接續你的位,我也必堅定祂的國,祂必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必堅定祂的國位,直到永遠(撒下7:l2-l3)

基督是大衛的根,大衛從祂而有,也是從祂而立。萬物都是借著基督而有,亞當也是祂造的,何況大衛呢?祂生在世界上,按肉體說,依人看來,祂是大衛的兒子。但祂是大衛的根,天使對馬利亞說:祂本為大,稱為至高者的兒子,主神要把祂祖大衛的位給祂;祂要作雅各家的王,直到永遠;祂的國也沒有窮盡(1:32-33)


一月二十日 活水三

耶穌離開那裏,退到推羅西頓的境內去。有一個迦南婦人,從那地方出來,喊着說:主阿,大衛的子孫,可憐我;我女兒被鬼附得甚苦。耶穌却一言不答」這婦人不斷哀求,耶穌說:「我奉差遣,不過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裏去。……不好拿兒女的餅丢給狗吃。(15:20-26)

主不是不給外邦人治病,從前有個百夫長為他僕人的病求主珊穌,主耶穌要和他一同去給他僕人治病,這個人也是外邦人。(太8:3-13)為什麼這迦南婦人求主,祂不回答,問題在什麼地方?這個婦人呼喊主耶穌是大衛的子孫,那麼她稱呼的對不對呢?主耶穌是大街的子孫,她沒有叫錯。

主耶穌愛猶太人,也愛外邦人,祂愛世上所有亞當的後裔,究竟主為什麼不回答她的請求?因為這個婦人是迦南人,她來稱呼主是大衛的子孫.,所以主的回答是:不好拿兒女的餅丢給狗吃。主是無所不知的神,祂知道這婦人要求祂醫治她的女兒,而且知道她有信心,所以去了推羅西頓。婦人不是以色列人,她不當稱呼主耶穌是大衛的子孫,這是以色列人稱呼主的稱呼。

若是迦南的婦人,稱呼主是神的兒子,主一定要答應她的呼求。因為神的兒子是關係到世界的萬民,而不只限於以色列國,大衛的子孫是只限於以色列國。因為這婦人很聰明,主也以聰明的話回答她:不好拿兒女的餅丢給狗吃。」因為這婦人又很有信心,對主說:「但是狗也吃他主人桌子上掉下來的碎渣兒。」所以主又回答她說:「婦人你的信心是大的,照你所要的,給你成全了吧。」從那時候,她的女兒就好了。神愛以色列人,也愛外邦人,愛你也愛我。「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3:16)


一月二十日 喜樂的心

神對雅各說,起來,上伯特利去,住在那裡,要在那裡築一座壇給神。(創35:1

雅各本想在示劍定居下來,但神不同意,祂就借著逆境女兒被示劍人污辱,兒子們為復仇而殺人擄掠來攪擾雅各內心的平安,好讓神能再次對他說話。當時雅各壓根兒也沒想到,在這一切事件背後,有神的手在操縱。他只是一味地責怪兒子們,且因怕受連累,擔心遭示劍人報復而恐懼萬分。這時他才聽見神的聲音說:起來,上伯特利去。

我不相信一個人會屬靈到一個地步,而不需要從環境學功課。親愛的弟兄姐妹,切勿以為你自己的靈命已十分高深了,只需聆聽裡面的聲音就夠了。但你可能耳聾,而根本聽不見裡面的聲音!請注意,神常借著周遭的環境對你說話。


一月二十日 靜夜亮光

經文:求禰叫我轉眼不看虛假,又叫我在禰的道中生活。」(詩篇11937

世上有許多種虛假之事。屬世的歡笑、跳舞,音樂、荒淫的生活皆為虛假的,雖然它們都大膽地帶著正當的名字和稱謂,但其實都是虛假的。貪愛世界,受財富矇騙,也是同樣虛空,甚至更為奸詐。人在會計室中追逐虛假之事與在戲院中所追逐的並無兩樣。人若終生以財富為樂,就是在虛浮的表演中度過一生。除非我們跟隨基督,以上帝為我們生活的大目標,否則我們只在外表上與最虛浮的人有別。「叫我在禰的道中生活。」詩人承認是愚蠢、笨鈍且無生命的。你可能也有同感。我們是如此遲鈍,除了主自己以外,沒有任何事物可以使我們復蘇。為什麼?難道地獄不能驚醒我?當我想到罪人滅亡時仍然不能驚醒嗎?難道天堂不能喚醒我?當我想到獎賞在等待公義的人去領取時仍然冷淡嗎?難道死亡不能攪動我?當我想到死後站在上帝的面前時,仍然怠惰于服事主嗎?難道基督的愛不能約束我?當我想到祂傷痕,坐在祂的十字架下,能不燃起熱情和熱誠嗎?沒有一種思想可以激起我們的熱誠,唯有上帝自己,因此詩人呼求:「叫我在禰的道中生活」,他將整個心靈在激越的懇求中吐出。他的身體與靈魂在祈求中結合為一。他的身體說:「叫我轉眼」,他的靈魂呼求:「叫我在禰的道中生活」。這樣的祈禱是我們每日適用的。


一月二十日 荒漠甘泉樂侶

重擔都解脫在加略山

憂愁強如喜笑,因為面帶愁容,終必使心喜樂。(7:3)

在神的恩典下,有時也有憂愁臨到,作我們生命上的益處。憂愁不是罣慮,憂愁常會帶領我進入更深。終日嘻嘻哈哈的人,常是淺薄的人。憂愁是神的犁頭,掘到土的深處,地就能多結果子。如果我們從來沒有墮落過,我們就不需要憂愁;我們只需要屬天的喜樂鼓勵我們進入更深;可是我們曾墮落過,我們就需要憂愁帶領我們省察、痛悔、認識自己。所憂愁常使我們多思想、多考慮。憂愁也使我們不急躁,認準動機和目標。凡是被神大用的人,都受過憂愁。因為神若不將他擘開,就不能用他。

約瑟比雅各其餘的兒子憂愁更多,神用他拯救以色列全家和其他的民族。因此,聖靈說:『約瑟是多結果子的樹枝,是泉旁多結果的枝子,他的枝條探出牆外』(創49:22)。大衛和保羅也都經歷過不少憂愁。我們的主為了我們的緣故亦嘗過憂愁,經上稱祂『憂患之子』。神常利用憂愁去訓練祂的僕人。--譯自屬天的生命(The Heavenly Life

我們能彀說:『夜是有福的,因為夜裡有星。』照樣,我們也能彀說:『憂愁是有福的,因為憂愁裡面有神的安慰。』

--崔倫保(H. C. Trumbull

 

重擔都解脫在加略山

Burdens Are Lifted at Calvary

人生路上滿佈憂愁,孤單盤據心頭,

重擔都解脫在加略山,與耶穌更親近。

 

將你重擔驚恐懼怕,完全交給耶穌,

重擔都解脫在加略山,與耶穌更親近。

 

憂傷心靈救主能見,親把眼淚擦乾,

重擔都解脫在加略山,與耶穌更親近。

 

(副歌)

重擔都解脫在加略山,加略山,加略山,

重擔都解脫在加略山,與耶穌更親近。

(亦可在YouTube上聆聽此歌)

憂愁是神的犁頭,掘我們心靈的深處,使我們省察、痛悔、認識自己。神常用憂愁去訓練祂的僕人,如大衛和保羅都經歷過不少憂愁。主耶穌也為我們的緣故而憂愁,經上稱祂是「憂患之子」。許多被神重用的人,都經過憂愁,憂愁緩衝急燥,使人進深思考。當我們走出憂愁的心境時,必有喜樂相隨。

重擔都解脫在加略山」的詞曲都是加拿大多倫多浸信會牧師穆約翰(John M. Moore, 1925- )所作。關於這首詩的寫作,對穆約翰來說是一個難忘的故事,他說:「1952年我在蘇格蘭格拉斯哥的海員教會任助理。一日接到當地一家大航運公司秘書來電,請我去當地醫院探訪一位病危的年輕水手。獲醫院許可後,我和這位青年交談片刻,隨手自手提包中取了一張單張給他。這是一張天路歷程的傳單,上面印著天路客背負重擔來就十架的圖片。

我對這年輕人簡述了這故事,又見證了我自己的經驗,告訴他,當我走向基督的十架,卸下了我的重擔時,神也清除了我心中的罪咎感。我問他:「你今天是否也有重擔在肩頭?」於是我們一起禱告。我永不會忘記他禱告後臉上的笑容,重擔已解脫後的平安和釋放。當晚我坐在火爐旁,心中難忘日間的境遇,就寫下了這首詩歌。」彼前5:7:「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他顧念你們。

有一首麥堅尼(B. B. McKinney)的詩歌,教導我們把一切憂慮重擔交托在那釘痕手中。其歌詞如下:

 

那釘痕的手

The Nail-Scarred
Hand

在生命風暴中你曾否失敗?交托在那釘痕手中;

是否疲乏愁苦都隨掙扎來?交托在那釘痕手中。

 

你是否獨自行在幽暗蔭影?交托在那釘痕手中;

若信靠主基督祂必慰你心,交托在那釘痕手中。

 

你心靈是否被罪重擔滿載?交托在那釘痕手中;

快敞開你心門讓救主進來,交托在那釘痕手中。

 

(副歌)

交托在那釘痕手中;交托在那釘痕手中,

祂是最好朋友,始終要保守,交托在那釘痕手中。

(可在YouTube上聆聽此歌)

 

中英文聖詩集參考

英文歌名        Burdens Are Lifted at Calvary

教會聖詩    45

新聖詩    119

聖徒詩集   503

聖詩     199

讚美     136

青年聖歌II   89

校園詩歌II   75

英文歌名        The Nail-Scarred Hand

校園詩歌II   126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