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4日有聲靈修


活水 三月二十四日


 


  應當在地上過屬天的生活,在人間參加靈界的戰爭,在神和祂衹的使者面前來往。神的旨意,不是要我們衹在人面前作好人;祂不衹在人面前要因我們得榮耀,祂還要在祂千千萬萬的使者面前因我們得榮耀。


 


  在人間的事情,有顯明的、有隱藏的,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但在靈界中,一切都是赤露敞開的,無所謂明顯的、隱藏的;我們在人面前,常是好事就顯明出來,壞事就隱藏起來,豈不知我們所謂隱藏的事,甚至於意念中的事,思想上的罪惡,還沒有行出來的事,在靈界中都不能隱藏起來。


 


  不但我行出來的罪惡不榮耀神,就是思想中的不義、不潔,已經在靈界中羞辱了神的名。但我們常是注意行為上的過犯,而忽略了思想中的罪念;作了一件錯事就非常不平安,說了一句錯話也覺得很懊惱,而思想中的過犯罪惡卻忽略過去了。為甚麼忽略了思想上的罪惡,因為人沒有看見。


 


  神在挪亞的時候用洪水滅世,固然是他們的行為敗壞,地上滿了強暴的事,其中有一樣;是同樣嚴重的,是他們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因為他們的思想是犯罪的,因此他們的行為都是惡的。所以我們更當注意的是自己的思想方面,若是思想方面成聖了。言語、行為方面也就很自然地成聖了,我們也就在人間在靈界中榮耀神了。


 


  「我們心中天良的虧欠已經灑去,身體用清水洗淨了,就當存著誠心,和充足的信心,來到神面前。」(來10:22






活水(二)三月二十四日     


 


       「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但我在肉身活著,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該挑選什麼。我正在兩難之間,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1:21-23      保羅在兩難之間,保羅有兩難,進也難,退也難,活著難,死也難。在兩難之間他不知道當如何挑選,若是由他自己選擇的話,他寧可選擇離世而不選擇活著。雖然保羅想要離開世界與基督同在,但他的工作還沒有完,為了別人的靈魂,為了信徒的益處,為了順從基督,雖然活著比死更難,他還要活下去,寧可舍去與基督同住,他仍要活下去。


 


       我們看一下保羅的生活真是困難,所到之處總是有逼迫患難等著他,他過著被惡人追趕的生活,而又要完成基督的使命,傳福音給萬民聽。他捨命救人,人還批評論斷他不是使徒。他自己勞動織帳棚維生傳福音,人還說他是詭詐的(林後12:16)。他說:我想神把我們使徒明明列在末後,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為我們成了一台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直到如今,我們還是又饑,又渴,又赤身露體,又挨打,又沒有一定住處;並且勞苦,親手作工,被人咒駡,我們就祝福;被人逼迫,我們就忍受;被人毀謗,我們就善勸;直到如今,人還把我們看作世界上的汙穢;直到如今,人還把我們看作世界上的汙穢,萬物中的渣滓。」(林前4:9-13


 


       保羅活著真是不容易,如果讓他自由挑選,他寧可離開世界,但他的死也是不容易,他的死不是在家中有人照看著壽終正寢,他的死是要被石頭打死,被下監牢,與野獸戰鬥,被鞭打,被棍打,遇盜賊,掉在海中。他死雖難,活著更難,二者之間他寧可受患難而死去,與基督同住,而不願在地上活著。


 


        他雖然這樣講,這二難都不能使他不愛基督,他走在這二難之上,完成主對他的託付,就是在他蒙召的時候基督所託付他的。他說,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要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1:20-21


 


       保羅被這兩難嚇倒了麼?沒有。這兩難成了他的兩翼,使他展翅上騰,使他脫離了地上一切吸引,愛主更深,工作更有能力。他在獄中的時候,他不是哭泣,也不是愁煩,他活在基督的平安與喜樂之中,被喜樂充滿了。他說:弟兄們,我願意你們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興旺;……這有何妨呢;(他們)或是假意或是真心,無論怎樣,基督究竟被傳開了;為此我就歡喜,並且還要歡喜。」(1:12-18)患難不能阻止福音廣傳,相反地更是幫助廣傳福音,因此我們也和保羅一同歡喜。






 活水()  三月二十四日


     


       神的愛應當是我們行事為人的能力,信心也是其中之一,這個信不是自己的,乃是神所賜的。在有罪的人裏面根本沒有穩固的信,都像亞當一樣。亞當的犯罪!就是他的背信棄義,他沒有守住神所賜給他的命令,從他犯罪以後所生的子孫更是沒有信的人。今天我們能信主耶穌,這信不是我們的,是從聖靈來的,是從主耶穌來的。因為聖靈感動我們信了以後,基督的生命進入我們裹面,信是從新生命中來的,一切真誠的信,都是從神而來。


 


       信心必須有可信的對象。你有信心,我有信心,信的是誰?信的是什麼?若沒有真實的存在,人就是空信,所信的就是虛空,就是偶像。有信心的人,都是紮根在神的話上,信神的話,信神的應許:在他們沒有得到之前,已經看到了將要得到的實體。我們的信不是偽信而是真誠的信。


 


       信心不是迷信,信虛無和信假東西是迷信,神不許人拜偶像,就是因為偶像是假東西,得不著所盼望的結果,而且能被撤但利用。我們不信靠人,因為人不能給自己的話作主,而且人有死的限制,不能成全他所說的,也沒有權柄掌握環境,人所說的話?所保證的事常是落了空。


 


       惟有神是信實的,祂有權柄成全祂的話,而且神是永遠活著的,所以我們對神不懷疑,有信心。亞伯拉罕有信心,作了一切信神之人的始祖,他信神是全能的神,他信神是使死人復活使無變為有的神?他信神對他所說的話一句也不會落空,都要成全,所以神怎麼說,他就怎麼信,而且以行為證實他的信。


 


       亞伯拉罕信神的應許;其中最重要的還不是迦南地,也不是將要成為大國,他所信的是神應許的那一個子孫,就是基督。他所盼望的也是基督,就是神應許亞當夏娃的女人的後裔,神又重新提出來應許了亞伯拉罕。所以亞伯拉罕歡歡喜喜地仰望基督的日子來到。主耶穌說:你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歡歡喜喜地仰望我的日子,既看見了就快樂。8:56






 喜樂的心 三月二十四日


 


  王就心裡傷慟上城門樓去哀哭。」(撒下18:33雖然押沙龍是個叛徒他仍然是大衛的兒子。掃羅王死在非利士人的手下時大衛曾為這位仍是他合法君王的掃羅哀哭但等押沙龍被約押刺死大衛卻悲傷到極點雖然他這時是為一個曾圖謀叛變的逆子哀慟。消弭叛亂的戰役已結束叛徒必須接受懲罰然而大衛那顆為父的心卻深深為兒子的死傷慟。審判是必須的然而淚水仍禁不住流下雙頰。審判若沒有摻合著淚水這種基督徒之愛就有缺欠。只有定罪而無哀傷神的家就有可悲的缺欠。縱容邪惡是錯誤的但對犯錯的人懷著仇恨的報復之心則更不可取。聖經告訴我們應該從心底真誠地饒恕每一個得罪我們的弟兄。






靜夜亮光 三月二十四日


  正當那時,耶穌被聖靈感動就歡樂。(路加福音1021        救主是「多受痛苦」(賽533)的人,但是在祂的心靈最深處,有屬天歡樂的無窮盡寶藏。從無一人如我們的主耶穌基督,有那麼深、那麼純和那麼永久的平安,因為上帝用喜樂油膏祂,勝過膏祂的同伴(參閱詩457)。祂寬廣的仁慈帶給祂最大的喜樂,因為仁慈就是喜樂。 聖經中只有少數幾次記載這種喜樂從耶穌在世的生活中顯明出來。「正當那時,耶穌被聖靈感動就歡樂說,父阿,天地的主,我感謝禰。」(路1021)雖然黑暗四面環繞、基督仍歌唱。祂無美貌,祂的面容也無屬地歡樂的光彩,然而當他想到祂所作的最後必得賞賜時,祂臉上綻放出無比的滿足。在眾人聚集時,祂歌唱讚美上帝。就是這樣,主耶穌成為祂的教會在地上的祝福。在此時刻,教會要與她的主親密同在荊棘路上。背負十架是她呼召,遭受親人的藐視是她的命運。然而,教會的喜樂泉源可以支援屬上帝的聖徒。像救主一般,我們也有無比喜樂的時刻,因為「有一道河,這河的分汊使上帝的城歡喜。」(詩464)雖然我們不屬這個世界,卻能因我們的王而歡樂。






荒漠甘泉 樂侶  三月二十四日 


 


亞伯拉罕的神


 


  雅各說,耶和華我祖亞伯拉罕的神,我父親以撒的神阿,你曾對我說,回你本地本族去,我要厚待你。……求你救我。 32:9,11在這個禱告中有好幾點可以作我們的幫助,使我們在憂傷的火窯中知道如何向神傾心吐意。


 


  雅各開場就把神的應許拿出來提醒神:「你……曾說。」他這樣說了兩次(912)。啊,他抓住了神!原來神的應許就是神給我們的把柄,我們能借著這個去抓住祂;甚麼時候我們能對祂說:『你曾說』,祂決不能說不。祂必須照祂所說的去作。希律王尚且能守信,何況我們的神呢?所以我們禱告的時候,應當把我們的腳站穩在祂的應許上;這樣,天上的門也只得為你開敞了,那時你可以去取你所求的。--譯自實用禱告生活(Practical Portions for the Prayer Life)


 


  主耶穌要我們有專一的禱告。每一個因痛苦、試煉,而來就祂的人,他都問他們說:「要我為你作甚麼?」(可10:51)如果你盼望有清楚的答應,就得有清楚的禱告。沒有目的的禱告,是沒有答應的。所以你的禱告應當專一。在你的禱告的支票上寫明指定的數目,天上的銀行看見了耶穌的名字,就要付你指定的現款。--選


 


  海弗格爾(Havergal)女士說:『每年、每天,我活著,真看見基督人所有的安息、喜樂、能力,都因著一件事情:就是以神的話為算數--相信祂怎樣說,就必怎樣作。我們該照祂所用的字眼去接受,切勿更改或變換祂所用的語氣和時候。』只要把基督的話語--基督的應許,和基督的寶血拿出來,天上的祝福就沒有一樣能不給你了。--葛拉克(Adam Clarke)


 


亞伯拉罕的神


The God of Abraham Praise


 


亞伯拉罕的神,禰名當得稱頌;


昔在今在自始至終,永遠相同!


永恆獨一真神,自有永有清新;


是初是終莫測高深,永世無盡!


 


祂有永遠生命,白白賜給世人;


世世代代以愛相助,何等宏恩,


讚美永活真神!禰名當得稱頌,


昔在今在自始至終,永遠相同!


 


   這是一首由希伯來文的「三一頌」(Doxology),經歐列伐譯成英文改編成的聖詩。 曲調也是由朗昴自希伯來古調改編而成。


 


  歐列伐(Thomas Olives, 1725-1799)出生在英國的威爾斯,四歲時父母雙亡,由親戚輪流撫養,沒有受到家庭的溫暖和教育;經常流浪街頭,成為眾所厭惡的頑童。十八歲時隨一鞋匠作學徒,但因行為不檢而被開除。 三十年來他過著放蕩流浪的生活。 有一天在一佈道會中,他聽到撒迦利亞書3:2 …這不是從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麼。」講到人的得救,如同火中取薪,需要立刻的果斷和勇氣。歐列伐深受感動,他以實際的行動來悔改自新,他重作鞋匠,還清欠債,然後為福音奔走。


 


  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發覺歐列伐有潛在的恩賜,就邀他加入其佈道團為同工,他隨衛斯理二十多年,騎馬佈道十萬英里,遭遇到許多阻力。 嗣後,在神學的思想上他偏向加爾文(John Calvin)觀點,否認羅馬教會的權威,認為人的得救與否,貧窮富貴,由神預定。衛斯理兄弟則認為得救雖靠基督的恩典,但也取決各人的自由選擇,視其接受救恩悔改重生與否。他們神學的觀點雖有分歧,但無損於他們真摯的友誼。


 


  約在1770年,有一天歐列伐在倫敦的一個猶太人會堂,參加他們的節日崇拜,聽到猶太人的拉比朗昂(Meyer Lyon,1751-1797)唱猶太教的信經。 這是猶太會堂每晨、節日及安息日前夕誦唱的傳統古調;相傳這曲調是1404年猶太拉比根據摩西十三經改編而成,詩韻優雅莊嚴。歐列伐聽了深受感動,向朗昂要了詩曲,他根據猶太人的信條,加上基督教的觀點,寫成了這首「亞伯拉罕的神」。


 


  聖詩作家蒙哥馬利(James Montgomery)對這首詩的評論說:「作者具有想像力、最好的聽覺。 只有對音樂與詩兼具欣賞力的人,才能在本詩中看到它的和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