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6日有聲靈修


活水 三月二十六日


 


  煉鍛身體不如修養靈性,修養靈性,身體很自然隨著健康了;不但道德問題是屬於心靈,身體也是受心靈的支配。飲食、運動只能有幾分功用。心靈是人最高的指揮部,能支配全身。


 


  人生病的原因是由於傳染,但有多少時候是因為心靈中先出了事:生氣、憂慮、放蕩、嗜酒、戀愛、意志消沉、沒有節制。這些都是致病的最大原因。這些不是外面的事,是心靈中的事。若是心靈修養的好,不生氣、不憂慮、不放蕩、意志不消沉、凡事有節制、身體很自然就健康,也不容易傳染疾病。


 


  若是衹鍛煉身體,而不修養心靈,反而更能使性情暴戾,心氣不平,放縱肉體,過分操勞,更容易害及身體,所以有多少強壯的少年人,突然生病或是夭亡,沒有滿足了人生的七十歲或是八十歲。保羅對提摩太說:「在敬虔上操練自己。操練身體,益處還少;惟獨敬虔,凡事都有益處;因有今生和來生的應許;這話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提前4:7-9


 


  有許多生病的人,信了主以後,就慢慢好了,這還不是神跡,神跡是立刻就好起來,這是因為在他心靈中起了很大的轉變,從罪中得了釋放、離開從前放蕩的生活,心靈剛強起來,憂慮和重擔交托了主,心中有了平安和喜樂,身體因心靈而得著健康。


 


  迦勒八十五歲的時候,還是強壯,像摩西打發他去迦南窺探的時候一樣,就是因為有敬畏神的心、剛強的意志、純潔的心靈,所以他有健康的身體。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箴17:22






活水(二)三月二十六日     


 


          弟兄們,我對你們說,時候減少了;從此以後,那有妻子的,要象沒有妻子;哀哭的,要像不哀哭的;快樂的,要像不快樂的;置買的,要像無有所得;用世物的,要像不用世物的;因為這世界的樣子將要過去了。我願你們無所掛慮。(林前7:29—32)


 


            保羅告訴我們正確對待一切地上的事,可以娶妻,可以哀哭,可以快樂;可以置買,可以用世物,但不要把心放在這些上面,以致累住我們的心,掛慮地上的事。時候實在不多了,這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大問題,當為誰活著,為什麼活著,老年人時候不多了,少年人時候也不多了,因為各樣的預兆都警告我們時候不多了。撒但也知道時候不多了,就氣忿忿地下到地上來。所以我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愛神所愛的世人。


     


        現在是搶救失喪之人的時候,不是搶金銀財寶的時候,不是搶名譽地位的時候,不是安逸消閒的時候,為何不用這至暫至少的光陰去搶救將喪亡的人,用這至暫的光陰換取極大無比永遠的榮耀呢?


不是為了獎賞,不是為了冠冕,是為了神和基督的國度和祂救人的使命,在不同的崗位上獻上自己的一份,不讓地上的事累住我們的心,束縛我們的手腳。我們不是為地活著,乃是為主活著,不是為自己活著,乃是為別人的靈魂活著。我們不作罪的奴僕,也不作世界的俘擄。我們是基督的精兵,為祂而死而活。


     


        主自己背著十字架走向各各他,祂也願意我們背起自己的十字架跟祂去。主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9:62) 我們不是用血氣之勇作主的聖工,也不是與患難搏鬥,我們是被主的大愛所激勵,使我們不能不跟隨祂向前走。我們每逢想起祂在十字架上流血為我們贖罪,我們的心就被愛充滿了:每逢想起祂勝利的復活,我們就有了能力;每逢想起祂要來接我們到榮耀裡去,我們在患難中也是歡喜快樂。時候實在不多了,聽阿,新郎已經到了門口!不能再打盹睡覺了,更不是吃喝宴樂的時候,你自己醒來,也當叫醒你的同伴,預備油,擦亮你的燈,迎接新郎。


     


        我兒阿!你要在基督耶穌的恩典上剛強起來,……你要和我同受苦難,好像基督耶穌的精兵。凡在軍中當兵的,不將世務纏身,好叫那招他當兵的人喜悅(提後2:1-3)拿起神所賜全副的軍裝,以仁義為兵器,為神打那美好的仗,預備迎接我們的主耶穌從天降臨。






活水()  三月二十六日


 


              亞伯拉罕所信的,是那叫死人復活,使無變為有的神。(4:17)   他在無可指望的時候,因信仍有指望。(4:18)   並且仰望神的應許,總沒有因不信,心裏起疑惑;反倒因信,心裏得堅固,將榮耀歸給神。且滿心相信,神所應許的必能作成。(4:2021)


     


        亞伯拉罕信了神的兩件大事,一個是使無變有,一個是使死人復活。他信神使無變有,就是信神的創造。神創造萬物;是從無而有的,無中能生有,二這不是人能力所能作的事。因為人不能作,也以自己來衡量神,所以有許多人不信萬有是從無中而來的,因為在他的思想中想不通。當人信神大能的時候,就信神能一使無變有,雖然我們還不明白神的智慧和能力,但我們信神能使無變為有,亞伯拉罕是如此信的。


     


        亞伯拉罕還信神能使死人復活,雖然亞伯拉罕沒有見過死人復活,但是他信神能叫死人復活。人是神創造的,人死了再活過來,在人是不能的,他信神的大能,所以不但信神能使無變有,也信神能使人復活。


        


        他和撒拉已經衰老了,如同將要死的人,如何能生兒子呢?。但他信神的應許不會落空,他雖然如同已死的人,還信能生兒子,他終於得著神所應許的,他從九十歲的撒拉生了一個兒子。再一件事是神叫他把獨生兒子殺了獻為祭,神說以撒是承受產業的,要從以撒得著子孫如天上星、如海邊沙。要從以撒得著女人的後裔,他信而且知道以撒獻為祭還能活過來,因為神指定從撒拉生的才是他的兒子,若是以撒不死而復活,神的話就落了空。但他信心堅固,以撒死了必然能活過來,他信神的應許不會落空。


     


        所以亞伯拉罕成了一切信神能使無變有,使死人復活的父。今天我們也和亞伯拉罕一同相信神的創造是使無變有,信神已經使主耶穌從死裏復活。






喜樂的心 三月二十六日 


 


        神所期望於我們的就是要我們不以個人的享樂為生活的目標。參加這場屬靈的競賽不管我們覺得舒不舒服都得繼續向前奔跑。感覺與情緒不應該影響我們對神的態度。信心的生活乃是一種不論在任何處境下都信靠神的生活。常常我們可能心裡清楚知道某條道路是神要我們走的卻對它一點兒也不熱衷。甚至我們實地去行時竟覺得靈裡枯乾衰竭。更糟的是,連主的喜樂、蒙主賜福的經歷都沒有了。這就好像我們正行過幽谷沿途處處有仇敵埋伏,要襲擊我們。一走進這死蔭的幽谷我們的情緒就使我們開始心生懷疑。但信心叫我們要信靠神,即使面對死亡仍要順服祂。






靜夜亮光 三月二十六日


 


人子在祂父的榮耀裡,同聖天使降臨的時候。(馬可福音838

                倘若我們曾經在耶穌所受的羞辱中有份,當祂再來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分享祂的榮耀。你今天與基督耶穌同在嗎?是否有一生命 的聯結將你與祂交織在一起?若然你必在祂所受的羞辱中有份。你必須背起祂的十字架與祂一起出到營外,忍受祂所受的淩辱(參閱來1313)。那麼,當十字 架換成冠冕的時候,你也必與祂在一起。但是,倘若與祂同受苦難的事上,你退縮了,那麼當王與祂的聖天使降臨時,你就不能明白那喜樂的豐盛。請注意眾天使是 與祂同在的!祂當然也接納亞伯拉罕的後裔。倘若你是祂所親愛的,你不會遠離祂。倘若你已嫁給祂,你還會遠離祂嗎?即使面臨審判的日子,你也不會遠離祂的 心。祂允許眾天使與祂親近,也必引你與祂聯合。祂對你說:「我必聘你永遠歸我為妻,以仁義、公平、慈愛、憐憫、聘你歸我。」(何219)祂親口說: 我作你們的丈夫。」(耶314)。倘若眾天使可以與祂同在,當然祂所愛的,祂所喜悅的必能在祂身旁,坐在祂的右邊。這是希望的晨星,閃耀出無比的光 輝,照亮最黑暗、最荒蕪的角落。






荒漠甘泉 樂侶  三月二十六日 已負十架


 


有一個古利奈人西門。(15:21)


 


        在天使、鬼魔和人的面前,創造天地的主為了人們的罪,親自背了十字架,向各各他而去。祂在園中一夜未睡,額上掛著血滴、身上帶著鞭傷,那裡還有力量去背那沉重的木架呢?可是人們的心多硬,沒有一個體恤祂的,讓祂獨自去掙紮。連祂的門徒和跟從祂的人也是如此。


 


        只有一個西門,被人勉強了,被動地出來替祂背負一程。


 


        這個西門是誰呢?是不是耶穌的同胞手足西門?不是,那時或許他還沒有信主。是不是請耶穌坐席的法利賽人西門?不是,他只能請人所歡迎的耶穌,他不能同情人所厭棄的耶穌。是不是伯大尼那個長大痳瘋的西門? 不是,他只能在家裡款待主。是不是十二個使徒中間的一個奮銳黨西門?不是,此時他不知逃往何處去了。那末,必定是甘心同受死的西門彼得了。豈知也不是。他連在使女面前都不敢認主,怎敢在眾目之下替主背十字架呢?那麼,是那個西門呢?


 


        啊,乃是與主一無戚誼、友誼、師徒之誼的古利奈人西門!


 


        今天我們真像那些西門!我們只願受主的恩典、享主的愛情、聽主的訓言、得主的賞賜,而不背主的十字架!十字架一來,我們不知躲到甚麼地方去了。


 


        西門起初還不願背,可是他一看見了主,就被主的愛所溶化了,就毅然背起主的十字架來。他所花的力氣,並非白花的。我們相信,從那一天起,他也信了主。他今天已在榮耀裡。不只他一人得救,他的一家都得救了。他的兒子亞力山大和魯孚,並他的妻子都成了主忠心的門徒。(參考可15:21,徒19:33,羅16:3)--醒


 


已負十架


Jesus, I My Cross Have Taken


 


耶穌,我已負起十架,撇下一切隨主行;


願受饑寒,困貧,遺棄,愛主貫徹到終身;


舍了從前諸般奢望,凡所尋求凡所欲;


主與天堂仍為我有,我的境遇何富足!


 


萬一有人給我憂愁,便是驅我到主前;


萬一境遇使我艱難,天堂安樂更加添。


有了主的慈悲恩愛,艱難痛苦都無妨;


喜樂若非主所賜給,不能使我心歡暢。


 


我靈應當接受救恩,脫離罪惡免憂驚;


無論處於何等境遇,欣然從主向前行;


當思聖靈將你感化,天父向你顯慈容,


救主犧牲將你救贖,何可抱怨在心中?


 


當從恩典奔向光榮,祈禱為翼,信為盾;


永生光明照你面前,上主親手引你行。


轉眼完了世間本分,過了旅客苦時光,


望變歡欣,禱變頌揚,信變見主,愛永長。


 


 


        耶穌走向各各他,親友、門徒遠離他,沒有一人肯代他背那沉重的十字架;古利奈人西門雖非自願,但他看到主,被主的愛所感化,毅然背起主的十字架。我們曾否逃避背負當背的十字架?


 


        這首詩歌是賴特(Henry Francis Lyte, 1793-1847,見六月廿八日)所作。


 


        在一個盛大的主日學周年慶典中,講員臨時有事缺席,一時無法找到替代者,主席祇好不斷地唱詩,學生們漸漸地不耐煩,於是他請學生們自動上臺背誦經句或者唱詩。在寂靜片刻後,有一個猶太男孩走上台去,他大聲地唱:「耶穌,我已負起十架,撇下一切隨主行;願受饑寒、困貧、遺棄、愛主貫徹到終身 . .  . . 」他震顫的歌聲振奮了全場,他告訴大家,他父親對他說:「若再去主日學,就不准回家。」他唱此歌表示決心跟從主,他半工半讀地開始新生活。


 


        有一個非常富有的猶太人,他的獨生愛女信了基督教。 按照猶太人的風俗是要趕出家門。 在她廿歲生日那一天,她父親廣宴親友,席間宣佈,這是給她最後一次機會,如她再不放棄基督教的信仰,她將失去所有財富,被逐出家門,斷絕父女關係。女兒聽了,從容地走到琴旁,邊彈邊唱「已負十架」,唱畢,她和父母親友告別,只帶一本聖經離家。 以後她一生在貧民中傳揚福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