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1日有声灵修


活水 三月二十一日


 


  在信徒身上永无通不过的难关,信徒在艰难中是有道路的,因为主耶稣从死里复活,胜过了死亡,死是信徒在这世界上最大的苦难,但死在信徒身上并不是可怕的。死使信徒在世得胜归回天家;死使信徒离世界与基督同住;死使信徒进到光明荣耀里享福。既然死是不可怕的,还有什么是可怕的呢?那么为什么信徒还惧怕呢?就是因为我们的信心太小,对于神和祂所赐的一切恩典不能真知确信,甚至有时怀疑神:“是否真有神?”这就是信徒在世上失掉力量的最大原因。


 


  大卫一生在神面前有能力,他的力量实在是从神而来,他说:“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因祂在我右边,我便不至摇动。因此我的心欢喜,我的灵快乐;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因为祢必不将我的灵魂撇在阴间;也不叫祢的圣者见朽坏。”(诗16:8-10)这诗虽然是预言基督,但也是大卫当时的光景。约瑟受苦作了基督的预表,然而在当时都是实在的光景。


 


  大卫为什么不摇动,为什么心中欢喜、灵里快乐、肉身安然呢?他的秘诀:第一,因为他将耶和华常摆在他面前,因信有神同在,在每日的生活中不离开他的神。第二,因为他不怕死,他知道神必不将他的灵魂撇在阴间。我们若是天天看见了那看不见的主,不断地有神同在,确信神是看顾我们的,患难于我们又何介意呢?主耶稣已经从死里复活,得胜死亡和阴间。我们也要和大卫一样在患难中有力量,有平安。让患难如同生活中偶然过路的客人,访问了我们以后,我们愉快地和他握别。






活水(二)三月二十一日     


 


       亚伯拉罕拯救他侄儿罗得,打败了五个王,把所多玛王和一同被掳的人都救了回来,而且得了许多掠物。所多玛王回来以后很感激亚伯拉罕,他对亚伯拉罕说,你把人口给我,财物你自己拿去罢。亚伯拉罕说,……我已经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华起誓:凡是你的东西,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拿,免得你说,我使亚伯拉罕富足。”(14:21-23


 


       亚伯拉罕对所多玛王有救命之恩,不但救了他一个人,也救了属他的许多人,又夺回了他的财物。王的财物很多,要把财物送给亚伯拉罕以报救命之恩。但亚伯拉罕一点不收,因为他敬畏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虽然收礼物也合理,但他不要。因为所多玛王和他国中的人都满了罪恶,他的财宝也是不义的,所以亚伯拉罕连一根线,一根鞋带都不沾染。亚伯拉罕在神面前作廉洁的人,凡事要讨神的喜悦,得神的欢心。宁可在廉洁中贫穷,也不在不洁中丰富。


 


       亚伯拉罕的信心和义行,神看见了,就在异象中对亚伯拉罕说:亚伯兰你不要惧怕,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得赏赐你。”(15:1)亚伯拉罕当时只有三百一十八个壮丁,打败了四个有能力的王。这四王曾杀败了七个地区的人,又打败了五个王(创14)。亚伯拉罕心中难免有些惧怕。所以神安慰他说:不要惧怕,我是你的盾牌。神既作亚伯拉罕的盾牌,就没有仇敌能攻打他。亚伯拉罕信神的话。


 


       第二件事,亚伯拉罕不要所多玛王的财物,宁愿在廉洁中贫穷,神说:我是你的盾牌,必大大赏赐你。(创15:1)万有的神少少赏赐就不得了,何况大大赏赐呢?当时神就大大赏赐了他。第一,要使他的子孙多如天上的星;第二,应许将迦南地赐给他为业。这此所多玛王的财宝要多万万倍(创15)。


 


       我们当效法我们信心的父亚伯拉罕,当有他的样子,在凡事上廉洁,不贪不义之财,神如何赐福给亚伯拉罕也要赐福给我们。我们要得着在基督里的丰富,且要得着天上的基业,因为亚伯拉罕信神的话,神就以此为他的义。因为我们也和亚伯拉罕一样信神,也要得着神应许的一切恩惠。我们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反倒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就如在许多的忍耐、患难、穷乏、困苦、鞭打、监禁,扰乱、勤劳、儆醒、不食、廉洁……,哥林多人哪,我们向你们口是张开的。”(林后6:3-5,11






 活水()  三月二十一日


 


       “妇人焉能忘记他吃奶的婴孩,不怜恤他所生的儿子,即或有忘记的;我却不忘记你。”(49:15)这节圣经是指以色列人说的,他们无论如何得罪神;神仍然爱他们,要领他们归回所应许之地,他们虽然杀了神的儿子,又逼迫属基督的人,神仍然爱他们,不把他们灭绝净尽。


       我们也都知道浪子的父亲如何爱浪子,不纪念浪子的罪,而且看他是死而复活,失而复得的爱子;不把他当作雇工,仍把他当儿子,而且更觉亲爱。神用父母的爱来比喻神自己的爱,在世界上再没有比父母的爱更深厚更广大的了。孩子病的时候,母亲流着眼泪伺候他,父母的爱虽然好,仍是人的爱,虽然神用父母的爱来比喻祂的大爱,但父母的爱远不能比神的爱。首先,父母不是永存的,是有时间性的,我们神的爱是永远的;父母爱儿女不能爱到底;基督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却是爱他们到底,无法能明白基督的爱是何等的长阔高深,虽有十字架能说明基督一部分的爱,神舍了祂的独生子是彰显神的爱的开端。要明白神的爱,必须到与主面对面的时候,必须等祂再来接我们到荣耀中的时候,才能完全明白神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


 


       主耶稣如今虽然回到天上去,祂仍然天天在神的右边为我们祷告,祂虽然升了天,祂的灵仍然住在我们里面,祂不撇下我们为孤儿,祂没有到天上,去先享福,祂仍然和我们同受苦难,并且为我们预备地方去。祂说: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那里,叫你们也在那里。”(14:3)主赐给我们永远的生命,祂活着也叫我们和祂一同活着。祂在那里也叫我们和祂一同在那里。祂在荣耀里也叫我们和祂一同在荣耀里。






 喜乐的心 三月二十一日


 


  照着你们的信给你们成全了吧。”(太9:29“祷告透切”的意思就是祷告到完全的信心里去;祷告到还在祷告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种把握:觉得我们的祷告已蒙垂听,已蒙悦纳了,祷告到事情还没有实现之先,已经得着了所求的。 让我们记得,世上任何环境都不能拦阻神的话应验,所以让我们坚信祂的话没有改变的可能,虽然世界一直在改变。神要我们单信祂的话,不用别的证实,或凭据,然后祂要照着我们的信给我们成全。安德生(SirR.Anderson)“神说事就这样成了”(创1:9






静夜亮光 三月二十一日


  你能系住昂星的结么,能解开参星的带么?(约伯记38:31        倘若我们企图鼓吹自己的能力,自然界的壮丽立即会显出我们是何等的渺小。在熠熠闪烁的众星中,我们不能使最小的一颗移动。明亮的晨光中,我们也不能熄灭其中任何一线光辉。我们谈论能力,天体不禁因轻蔑而嘲笑我们。当昂星,那壮观的一束星团在春天出现时,我们不能抑制它的辉煌。当参星高悬天际,严冬已临,我们不能松开冰封之带。四季依照上帝的定规运转,无人能变更其时序。主啊,“人算什么,祢竟顾念他?”(诗8:4)。在 灵界和自然界里,人的能力实在有限。人尽其巧艺和预谋,无法停止保惠师赐生命的能力。当祂降临于一教会并使之复兴时,最强劲的敌人也无法抵挡其善工。他们可能发出讥诮,但是无法抑制这能力,如同当昂星高照时,他们不能抵挡春天来临一样。上帝定意的事必然成就。唯独上帝能从人或教会中除去属灵死亡之冬。祂能做到,那是何等的祝福!主啊,求祢结束我的冬天,开始我的春天!我无能将我的灵从死亡与阴霾中提升,但是在祢凡事都能。我需要从天而来的力量、祢大爱的照亮、祢恩典的光芒和祢面容的荣光。这是我的昂星。我在罪恶和试探中已经受够了苦,那是我的寒冬,是我的可怕参星。主啊,求祢在我身上行奇妙之工,为我行奇妙之工!






荒漠甘泉 乐侣  三月二十一日 


照我本相


 


  “照着你们的信给你们成全了吧。”(太9:29)‘祷告透切’的意思就是祷告到完全的信心里去;祷告到还在祷告的时候就已经有了一种把握:觉得我们的祷告已蒙垂听,已蒙悦纳了;祷告到事情还没有实现之先,已经得着了所求的。让我们记得世上任何环境都不能拦阻神的话应验,所以让我们坚信祂的话没有改变的可能,虽然世界一直在改变。神要我们单信他的话,不用别的证实或凭据,然后祂要照着我们信给我们成全。-安德生(Sir R. Anderson) 神说事就这样成了


(创1:9


                                                          


 


照我本相


Just As I Am, Without One Plea


 


照我本相,无善可陈,惟祢流血替我受惩,


并且召我就祢得生,救主耶稣,我来,我来!


 


照我本相,来到主前,我无能力自洗罪愆;


惟靠救主宝血洗净,救主耶稣,我来,我来!


 


照我本相,祢肯收留,赐我生命赦我愆尤,


祢既应许必定成就,救主耶稣,我来,我来!


 


照我本相,蒙主大爱,除我一切罪孽障碍;


今愿归主永远属主,救主耶稣,我来,我来!


 


  这首被誉为“世上争取灵魂最伟大的圣诗”,作者是英国女诗人伊洛蒂(Charlotte Elliott, 1789–1871)。 伊洛蒂出身在牧师世家,她的父亲,两个叔叔及两个哥哥都是牧师;她外祖父也是牧师,且是当时宗教醒觉运动的领袖。 伊洛蒂虽自幼就认识神,但热衷世俗;她优雅的风度,敏锐机智的谈吐,成为社交场上的名媛,但灵命则每况愈下。


 


  伊洛蒂在三十二岁时得重病,自此终生瘫痪在床。她在病床上感到世事无常,虚荣繁华似过眼云烟,瞬息即逝,而她对救恩又认识得不够清楚,因此内心十分痛苦,时常埋怨神。1822年,她在父亲日内瓦的家中,遇到瑞士名布道家马伦(Cesar Malan),在一段激烈的辩论后,伊洛蒂说:“我不知怎样才可来到主前。”马伦对她说:“就照你现在这样即可。”这句话使她茅塞顿开,她即刻接受主,定该日为她属灵的生日。 伊洛蒂就此决志从事宗教与慈善工作,虽然她身体残废,但神照样可以用她。 她一共写了一百五十首圣诗。 这首圣诗是由白德瑞(William B. Bradbury, 见一月六日)谱曲。


 


  1834年,有一天,她家人为帮助贫穷的传道人子女,筹款建校,举行义卖会,全家出动,她一人在家,觉得自己卧病在床,毫无贡献,倍感不安。在静寂中,她想到神的大爱,自己的重生,于是她写下了这首诗。全诗原有七节,她交出版社发表,作为义卖捐款;出人意外,遐迩争购。以后这首诗又在筹建教堂时义卖,获得不少捐款。多年后,伊洛蒂在医生诊所看病时,医生给了她一张传单安慰她,上面居然是这首诗,原来,热心的基督徒把它印成传单分发。


 


  笔者也是“世传”的基督徒,虽自幼蒙恩认识主,但真正的得救和重生必须亲身经历和体验。 宗教不是我们的装饰品,信仰与生活要协调一致,否则很容易成为他人信主的绊脚石。


 


  


 

Comments are closed.